司馬亮的理由挺有說服力的,尤其最後冠冕堂皇的一些話,給了這些人不少歸附的理由。

對於在座的人來說,燕國確實有些遠了。哪怕事成之後能獲得更多利益,也不及眼前可以獲得的一切。

比起收益,這些傳承更久的家族,更希望的是穩定。

“王爺這麼說,在下和諸位就放心了。請您繼續問吧。”司馬亮手邊的人再度發言。

看著身旁屢次發言的人,司馬亮仔細打量了一下。

從麵相來看,對方比司馬亮年長不少,約摸在30左右吧。留有鬍鬚,但不算長。看樣子是故意收拾成這樣的。

至於長相來說,倒是冇有太多特點。換身衣服,扔到人群中,估計路過都不會引人多看一眼。

林且是吧,感覺這個人還不錯啊。司馬亮特意記了一下這個人。

司馬亮停頓了一下,然後繼續發問。

“第二個問題,我想問反對朝堂改製的人中,是不是摻雜著不少黃昏會的人。或者說,發起反對的人,就是黃昏會的人。”

這個問題,讓在場的人稍稍意外,但不想之前那般了。畢竟有些東西說開了,後續就簡單了。

“是的,所以我們纔會如此簡單矇混過去。畢竟這次可是比較好的機會。當然在下和諸位覺得,還是不太有可能。畢竟再怎麼說,黎國國力擺在這裡。雙方差距還是大了一些。來來回回間,損傷太大了。”

“我們這些不高不低的人,始終是受害最多的那波。自然不想和這些不安分的人,同流合汙。”

這次發言並不是一個人所說,而是從未開口的兩人分說。

“行吧,我瞭解了。算是有點底了。後續,你們再把詳細點的資訊告訴給我吧。”

得到確認,司馬亮安心了一些。能瞭解到對手,至少知道該怎麼應對了。

黃昏會他瞭解不少,不算太難應對吧。畢竟對方薄弱點還挺多的,加上自己這邊還有那麼多內鬼,算是突破口了。

“最後一個問題了,如果我想造反,你們會怎麼做。”

呼。

在場的人,紛紛倒吸了一口涼氣。

所有人的目光死死盯著司馬亮,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見現場被自己掌控,司馬亮很滿意。他這樣說,自然不是他有這個想法。而是想詐一詐場中的人。既然他們這邊可以做彆人的內鬼,那自己這邊也可能有對麵的內鬼。

那麼摻雜一些亦真亦假的資訊,就很重要了。尤其自己這樣的資訊,肯定會被傳到對立的上位者耳中。哪怕對方後麵發現是假的,那司馬亮起到的迷惑作用也做到了。

“說說吧,冇事的。我隻是問問。畢竟你們之中,可能有人也想過吧。是吧,連襟。”

富逢臉色一變,被詐的不行。他趕忙賠罪。

“王爺,在下真冇這想法。靠近王爺,也是為了找機會洗白富家。其他想法,真冇有啊。王爺,求您相信在下。”

見富逢如此激動,司馬亮笑了笑。

“冇事,我隻是隨便一說。連襟不要激動。諸位放寬心,隻是個玩笑。想說就說一下,不想說也冇事。”

“有茶嗎?說了兩句有點渴了。”

聽到司馬亮這樣說,在場的人分不清多少真假。猶豫了一會,林且再度被目光所聚焦。

“王爺,這話太敏感了。而且也確實不好說。要不,還是算了吧。”

聽到這回答,司馬亮也不會意外。他點了點頭,“行吧,就這樣吧。我要問的隻有這麼多。你們還有話要說嗎?有的話,一併說了吧。時間也不早了,該吃午飯了。”

“王爺先喝茶。”一位遠處的人拿著茶壺走來,然後為司馬亮倒了一杯茶。

“謝謝啊。”司馬亮看了一下倒茶的人。

“應該的王爺。”倒茶人諂媚一笑。

馬修?倒是挺會做人的,可以記一下。司馬亮不著聲色的記下這個人,然後抿了一口茶水。

“清茶,不錯啊。寧城那邊喜歡喝這個是吧。”

“是的。王爺若是喜歡,在下可以讓人送些到府上。”馬修說。

“行吧,送點吧。”司馬亮順勢回答。

兩人閒聊的這會,在場的人開始了輕聲商量。

待到馬修離開,回到原位。林且再度發言。

“王爺,希望你能小心點,那些人養的兵,都在海外。可能會借貿易為由,從雁鳴灘之類的地方上岸。具體的話,我們不清楚。”

聽到提醒,司馬亮點了點頭。他從榮陽那邊知道一些關於海外之事。

既然造反,軍隊和武器之類肯定是要有的。而在黎國境內,這些東西的蹤跡基本冇有。

以此為據,就能猜出在海外了。榮陽此前幫忙販售的官鹽,也有部分經過沿海,被送往了海外屯兵點。

當然,具體的榮陽也冇有接觸過。所以他不知道島嶼的具體位置。

不過,這個訊息還是有點用的。至少,可以讓司馬亮注意點雁鳴灘。不然,燕城被偷襲,那還是挺嚴重的。

想到自身安全,司馬亮又想起了燕城殘破的城牆。

要不修繕一下吧。萬一真到了刀兵相見的時候,還能守一下。不然,就現在的城牆,根本防不住什麼。

擁有更多,司馬亮自然更害怕失去。

“行,我記住了。”

“還有一些資訊就是,關於西南的。據說他們要派人去西南鬨騰,這樣可以讓朝堂的注意力被分散,從而更好針對您。”

對於這個情報,司馬亮心中暗笑。畢竟現任皇帝,二皇子。要親自處理了,不用他去操心了。

“好。”

……

後麵眾人又說了一些司馬亮知道的資訊。對此他麵無表情的應承下來。並未讓這些人知道,自己瞭解了多少。

“行吧,這次有不少收穫。最主要還認識了諸位,我還是很滿意的。希望日後諸位能好好做事,我希望能儘快履行,對諸位的承諾。最主要還江南一個太平。”

“與王爺共勉。”

“在下定當儘心竭力。”

“希望江南早日太平。”

……

司馬亮的客套話,愈發熟練。這讓在座的人附和,也相當的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