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亮,富逢和榮陽,前往了一處酒樓。三人點了一些飯菜,然後邊吃邊聊了一會。

暫時聊完定南王的事宜,幾人還聊了一些關於中都和西北的事。

當然,其中大部分是司馬亮單方麵給與資訊。

倒不是富逢和榮陽,不想知道中都的事。而是現在中都清洗愈發嚴重了。兩人避免引火燒身,將不少眼線退了回來。部分留下的,也蟄伏起來,等待後續指令。

其實不止兩人,隻要離中都遠一些的勢力,都不太清楚中都的情況。畢竟眼下有點腦子的人,都不會打擾二皇子。

交換完資訊,富逢和榮陽表示,要回去再和手下人商量一下。司馬亮能理解,所以吃完飯後,三人就告彆了。

司馬亮坐上來時的馬車,踏上返程的路。

解決了一些心事,司馬亮心情好了許多。他拉開車窗,檢視起窗外。

司馬亮注意到街道上,多了不少衣衫樸素,但眼神堅定的人。這種人在普通民眾中,顯得格外明顯。

“這些人是普通讀書人吧。八成是來找我的吧。或許這些人,也是一些助力。”

想到接下來的事,司馬亮想接觸一下這些人。雖說這些人聲小力微,但基數比較大,而且很多人冇有根基,有可用之人的情況,會比較大。最主要用的放心。

不過,不能直接和這些人聯絡。

司馬亮現在冇表明自己的態度,現在去接觸這些人,無疑是確定了自己的立場,這樣會把一些搖擺不定的人,推到他的對立麵。這樣對後續而言並不是好事。

“找好誰呢?”

司馬亮想了一下,可以代為接觸的人。然後他就想到了一個可能的人。

“徐師爺,或許能派上大用。”

作為燕城縣衙,資曆最老的人。徐師爺出身低微,而且常年助學,燕城不少平民寒門子弟都在他這受學過。

這樣的好名聲,對於外來的讀書人來說,很容易拉近距離。徐師爺不高不低的官職,也可以方便司馬亮做事。

“車伕,直接去縣衙。”

“是。”

馬車從城南而入,繞到了城東縣衙門口。

得到王府撥款,縣衙的外在改善許多。算是有了衙門的派頭。不過,縣衙還是冇人值守。

司馬亮大搖大擺的走入其中。

看到其中依舊空無一人,司馬亮有些奇怪。按照以前的情況來說,外麵冇人值守,裡麵總還是會有人的。可現在人影都冇有。

“有人嗎?”

……

司馬亮從前院呼喊到了後院。最終在側院,找到了一位年輕衙役。

“人呢?徐師爺和覃縣令呢?”

“徐師爺,生病了。覃縣令過去照料了。剩下的衙役,被徐望山大人,帶到雁鳴灘,準備開塢事宜了。”

病了?也正常啊。畢竟徐師爺也一把年紀了。

可為什麼覃縣令,去照看他。不能換個人去嗎?哪怕冇事,也不能這麼不靠譜吧。

司馬亮心中想了一下,然後看向木訥的衙役。

“行吧,我知道了。你也不要在這待著了。這衙門裡就你一個了,好好到前門守著吧。彆躲這裡了,要真出事,連個人都看不見。這讓民眾怎麼看朝堂。”

“無所謂了。能讓縣衙解決的事就這麼多。會來縣衙找幫助的人,也找的到人。與其站在前麵浪費時間,還不如抽空收拾一下縣衙。”衙役答。

聽到如此務實的話,司馬亮打量了一下衙役,然後看了一下對方在做的事。

“行吧,那你繼續吧。我先走了。”

“好。對了,你來縣衙有何事啊。需要轉達資訊嗎?”衙役這時纔想起,冇問司馬亮什麼事。

麵對這種哭笑不得的情況,司馬亮搖了搖頭,“冇事,不用轉達。”

“行吧,再見。”衙役大量一聲招呼。

“再見。”司馬亮笑了笑,然後轉身離開。。

剛走到門口,司馬亮突然想起,冇問徐師爺的位置。

“真是的,還笑人家不長心。自己不也有點缺嗎?再去問問吧。”司馬亮再度轉身,準備問問那個衙役。

“你何人來衙門有什麼事嗎?”覃縣令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不用丟人,還省事了。司馬亮心中一笑。

“覃縣令,你真是大忙人啊。我還剛想問問徐師爺住哪,然後去找你呢。”司馬亮邊說便轉身。

聽到這聲音,再看到司馬亮的麵容。覃縣令頓了一下。不過他很快反應了過來。

“王爺,您怎麼來了。還有,為什麼穿這樣啊。”覃縣令行禮問候。

司馬亮走到覃縣令麵前,打量了一番。

“看來近來過不得不錯啊,官服都換新了啊。”

“這,過年了所以……”覃縣令支支吾吾,有些不好意思。

“不要緊張,這不是什麼大事。有條件了,自然要弄體麵一點。畢竟你是縣衙的門麵嘛。”

司馬亮理解覃縣令,滿足自己私心的行為。他特意多撥給縣衙的銀錢,就是有這方麵的意思。畢竟過的好,是每個人的追求。

聽到司馬亮不追究,覃縣令鬆了一口氣。

“謝王爺,體諒。那王爺,這次來是所為何事啊。”

想到徐師爺生病,司馬亮不好將此行的目的說出。他稍作猶豫,看了看覃縣令。

“覃縣令,你祖籍何處啊,是何種出身啊。”

對於這個覃縣令,司馬亮其實根本冇有瞭解過。

第一,對方這身份有點雞肋,不高不低。第二,能被送到這裡的大多為人都不錯,所以司馬亮冇去覈實。

交到縣衙經辦的事,大多是司馬亮不太重要的事,隻要底子不是太差就行。

“王爺,為什麼這麼問啊。”覃縣令有些摸不著頭腦。

“叫你說,你就說,彆問那麼多。”

“行吧。在下,父輩是燕北的。再往上,是燕城的。其實和柳大人差不多。”

聽到這種回答,司馬亮有些失望。不過,他本來也隻是隨口問問,冇抱太多希望。

“行吧,我記下了。對了,燕北那邊你還有聯絡嗎?近來似乎那邊有些不太尋常的地方啊。”司馬亮轉移了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