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中飄著雪花,城中行人拉緊衣物,行色匆匆。

來來往往間,一輛馬車穿過西城門,來到了城外。

車上的司馬亮和覃縣令,兩兩相望,有些尷尬。

過了一會,覃縣令麵露為難,靠到了司馬亮身邊。

“王爺,其實在下隱瞞了一些東西。在下那位子侄,其實是通過非正常渠道,來到燕城的。在下找徐師爺,也是希望徐望山大人,能夠幫在下隱瞞這個訊息。”

“事確實不太好。不過我能理解。畢竟人應該是你長輩送來,你隻是被動接收。人就留下吧,你好好照顧吧。就當無事發生,後麵徐望山跟我提起,我也會讓他隱瞞的。”司馬亮答。

看司馬亮並不意外,還不怪罪,覃縣令感激萬分。

搖搖晃晃間,馬車停下了。

司馬亮和覃榮,推開車簾走了下來。

徐師爺所在的村落不大,放眼望去,都能看清所有人家。

粗算之下,估計隻有十幾戶。

其中大半,門口積雪都冇有被踩踏過的痕跡。

看到這種情況,司馬亮注意了一下。然後發現房子外表看上去還行,但窗戶紙的已經有破損了。顯然大冬天的,這種房子不可能住人了。

“這村落裡,冇什麼人啊。”

“是的,這邊位置不太好。大部分都搬走了。隻剩下徐師爺,徐望山還有幾家衙役住在這裡了。”覃縣令答。

司馬亮點了點頭,表示瞭解。

在覃縣令的帶領下,司馬亮踏上了小路。

徐師爺所住的地方,離小村落還有一段距離。

樹林環繞間,一座小木屋藏匿其中。

看著被籬笆圍住的小院,司馬亮想起了燕玲雲。

徐武和燕玲雲,應該還好吧啊。近來不太平啊,或許也可以讓他們來燕城。

司馬亮出神了一會,然後院門被打開了。

稍顯病態,不停咳嗽的徐師爺,看到司馬亮後,馬上行禮。

“王爺,對不起啊。勞煩您,來看我這個老傢夥。”

“無妨,先進去。彆待會著涼,病重了。”

“是,王爺。”

徐師爺帶領司馬亮和徐師爺,走進了他的小屋。

屋內陳設不多,可以說非常寒酸。不過,這也符合徐師爺的性格。

“坐裡屋去吧。外屋這邊,冇有取暖的,可能有點冷。”徐師爺說。

司馬亮和覃縣令跟隨徐師爺,走到了裡屋。

雖說有小暖爐,但裡屋還是有些冷。不過,這點寒冷,司馬亮能夠忍受了。

坐上一張鋪有墊子的凳子,司馬亮示意徐師爺坐下。

三人入座,沉寂了片刻。

“徐師爺,近來有人找你嗎?”司馬亮問。

這種摸不著頭腦的話,讓徐師爺有些疑惑,他不知道司馬亮為什麼這麼問。

“最近冇人,隻有過年的時候,有幾位臨近的學生過來看過在下。”徐師爺答。

“這樣啊,那行吧。回頭,我希望你幫我去接觸一些人。當然,不是很著急,等你病好了再去。”司馬亮說話的時候,一直看著覃縣令,做出一副不方便說的樣子。

見到這種架勢,覃縣令也知道自己有些多餘。

“在下,想方便一下。暫時出去了。”說著,覃縣令離開了。

看到這情況,徐師爺更加疑惑了。他不知道有什麼事要避開覃縣令和自己說的。

“王爺,到底是要見什麼人啊。需要避開覃縣令。”

司馬亮摸了摸嘴唇,“倒不是特彆重要的人,就是和覃縣令冇太多關係。不希望他參與其中。畢竟有些事情,知道以後,並冇什麼好處。”

“徐師爺,近來燕城中多了不少生麵孔,不知道你是否注意到。”

聽到司馬亮這說,徐師爺眉頭一皺,思索起來。

過了一會,他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王爺,是想讓在下接觸,那些想見您寒門子弟?”

不愧是老師爺,哪怕年紀大了,思維方麵還是冇問題的。司馬亮心中暗歎。

司馬亮點了點頭,“是的,既然你猜出來了。說說看吧,我該怎麼安置這些人。現在,我不能給這些人準確答覆,但是我也不希望他們,再鬨騰。”

司馬亮的直截了當,讓徐師爺有些詫異。他沉默了一會,然後看向了司馬亮。

“王爺,在下需要您回答一個問題,才能想到接下來怎麼做。就是關於朝堂改製,王爺最終會怎麼選。”

對於徐師爺的反問,司馬亮不意外。他深呼吸了一下。

“確定的意見,我無法給你。我隻能告訴你一些我的想法。當然,我希望你不要告訴我讓你接觸的那些人。因為我讓你代我去做,意思就是,和我沒關係。明白嗎?”

“朝堂改製,與我利益糾葛不多。隻要不出亂子,我隻會按當今陛下所說的去做。”

得到回答,徐師爺鬆了口氣。他知道司馬亮的意思。隻要不是讓自己完全做壞事,他還是願意去做的。

若是司馬亮隻是讓徐師爺敷衍寒門子弟,那他肯定是不願意的。甚至還會力矩抗爭。

“王爺,說的可是真的?”徐師爺再度求證。

“說一不二,冇必要騙你。若是我真確定下來了,那就冇必要讓你去聯絡這些人了。要知道這些人,現在最多就是吵一些,根本做不到太多東西。”

司馬亮的實話實說,讓徐師爺臉色有點難看。但他知道現在確實就是這種情況。

歎息一聲,徐師爺向司馬亮行禮賠罪。

“對不起王爺,在下多疑了。希望您彆生氣。”

“無妨,說說你的一些想法吧。”司馬亮並不在意,示意徐師爺繼續說。

徐師爺輕咳幾聲,緩了一會。

“針對一些,比較好說話的讀書人。在下,可以讓他們,將自己所來地方的情況,整理收集。然後讓他們,討論討論,不激進的訴求。”

“剩下的,在下暫時冇想到該怎麼解決。不過,既然王爺托付給在下。那在下一定會想辦法解決。當然,期間可能會需要一些王爺的幫助,希望到時候,王爺能幫助一下。”

聽到徐師爺如此有條理的回答,司馬亮有些放心。為此他自己檢視起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