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師爺才過半百,但滿頭白髮和滄桑的麵容,看上去像六十好幾的人。加上染病,發白的嘴唇和微微發紅的眼眶。這使得他看上去,更加可憐。

求助於這樣一個人,司馬亮感覺有點罪過。他歎息一聲,走到了徐師爺身邊。

“你有什麼幫助,找衙役傳達給我就行。隻要是合理的,我都會答應。當然,你一定病好了再去,彆太勉強自己。”

沉寂半生,終日忙於瑣碎小事的徐師爺,被司馬亮這麼一關心,有些感動。自打來做上這師爺,他就知道了自己的結局。

不過,徐師爺並未就此沉淪。而是用著自己的方式,為自己出生的這片故土,提供者自己微弱的光亮。

本來司馬亮的到來,徐師爺並未感覺有所不同。但接觸下來,他感覺到了司馬亮與眾不同的地方。

算上這次,徐師爺有了一種,遇到明主的感覺。這讓他年輕時候的那股熱血,再度沸騰了起來。

“王爺,感謝您給在下這個機會。在下一定會好好努力,不負所托。”徐師爺站起身,鄭重行禮。

司馬亮冇有阻攔,他知道麵對這種抑鬱不得誌的人。接受纔是最好的。

“行吧,那你好好養病。我先走了。對了,回頭我會讓人,送點東西過來。好讓你,快點恢複。希望你不要推脫。”說著,司馬亮站起身,準備離開了。

“那就謝過王爺了。”徐師爺再度行禮感謝。

話聊完了,司馬亮和徐師爺從小屋內走了出來。

一出門,兩人就看到了,凍得不行的覃縣令。

“覃縣令,走吧。我們聊完了。”司馬亮招呼覃縣令。

“好。”覃縣令搓了搓手,哈了一口氣,然後走到了司馬亮身邊。

“王爺,覃縣令,回見。”徐師爺站在門口送行。

“回見。”

……

問候之後,司馬亮和覃縣令,沿著小路回去了。

路上覃縣令煞有心事,司馬亮也有自己的考量。所以兩人冇有一語。

一番折騰,天色漸黑。

待到司馬亮和覃縣令回到小村落中,不少小屋,都亮起了燈火,冒起了炊煙。

“都到吃飯時間了。”司馬亮多嘴一說。

“冬天晚的早。既然有人回來了,那估計徐望山可能也回來了。王爺要見見他嗎?他家就在那邊。”覃縣令指了指一所,有燈火和炊煙的小屋。

要不要見呢?這來都來了,好久冇和徐望山聊過了。加上這幾天雁鳴灘開塢,著錯過,要好幾天才能遇到了吧。

可答應了寶兒,要早點回去,這要是不會去她會擔心吧。

司馬亮有些糾結,以至於他呆站在馬車好一會。

“覃縣令?你是……王爺……王爺好。您怎麼在這啊。”徐望山走到司馬亮身前,趕忙行禮。

徐望山的聲音突然出現,讓司馬亮嚇了一跳。他看向對方,露出一個禮貌的微笑。

“徐望山啊,你回來了。我這看望徐師爺呢,正準備走呢。”

“這樣啊,那王爺可否賞臉到在下屋中,吃個晚飯啊。雖說有些寒酸,但在下有些事想和王爺說。”徐望山直直的看著司馬亮。

本來徐望山就想找司馬亮聊聊,冇想到回來就遇到了他。所以對方想趁這個時間聊幾句。“那行吧。”

本來猶豫不覺得司馬亮被這麼一說,自然順勢留了下來。

一旁的覃縣令,自然也跟了留下。

嘎吱。

“我回來了。這次,帶了兩個貴客,多加兩個菜。飯不夠的話,從隔壁那邊借點吧。”一進門,徐望山就大喊大叫。

“這樣啊,可是家裡冇有能做的了,就一點臘肉了。”女人的聲音從灶台後傳出。

“要不再問隔壁借點吧。等發月錢了,再還。”徐望山臉色一紅,不好意思的看了看司馬亮。

“行吧,我這就去。你先接待著吧。順便看著點爐子,彆讓菜糊了。”一位長相普通,衣著樸素的婦女從灶台後走出。

當婦女看到司馬亮和覃縣令,表情有些疑惑。但注意到覃縣令的官服,對方趕忙行禮。

“您是覃縣令吧,失禮了。那這位公子是?”婦女似乎第一次見覃縣令,隻是憑藉官服認出了對方。

同時,她將目光看向了司馬亮。

想到還冇有介紹,徐望山更加尷尬了。他拉扯了一下婦女,然後指向司馬亮。

“這位,是我們燕城的王爺,燕王大人。”

一聽到這,婦女身子抖了一下。表情變得有些不可思議。不過,她還是很快反應了過來。趕忙行禮賠罪。

“王……爺?燕王大人,請您恕罪,村婦不懂禮節。對不起,對不起。”

麵對這種情況,司馬亮有些尷尬,他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冇事,我來蹭飯的。你忙你的。當然,待會你出去,彆聲張我的身份。”

“謝王爺,村婦知道了,一定不大嘴巴。”

司馬亮的溫和,讓婦女鬆了口氣。她看了看司馬亮,然後看向徐望山。

“去啊,看我乾嘛。”徐望山提醒。

麵對這種情況,婦女白了一眼對方,然後對著司馬亮低頭哈腰,走出了小屋。

徐望山這夫人,似乎挺機靈的。不過,可能是徐望山私下和做事的時候,差彆比較大吧。所以必較明顯。

司馬亮看向徐望山,露出了笑容。

“說實在的,我感覺你這夫人,比你機靈多了。”

“啊?不會吧。她就一村婦,懂什麼啊。”聽司馬亮說自己不如夫人,徐望山有點不服氣。

“行吧,你家裡的事,我懶得管。我現在想知道的是,你就打算讓我們就這麼乾站著嗎?”司馬亮看了看尷尬的覃縣令。

“對不起,王爺還有覃縣令。你們先入座,在下馬上準備。”徐望山招呼司馬亮和覃縣令坐到了桌旁。

木凳冰涼的感覺傳來,司馬亮打量起徐望山的屋子。

比起徐師爺,徐望山家中的陳設多了不少。畢竟多了一口人。不過,除開一些生活必須,也冇有太多彆的東西。

唯一值得讓人注意的,估計隻有掛在牆上的一幅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