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畫陳舊,破損的樣子來看。估計有些年頭了。

上麵所畫的東西,不是的地方。就是燕城的南湖。

一葉孤舟之上,一位長髮飄飄的漁家女子,撐著槳緩緩靠近。

雖說畫中女子樣貌早已模糊看不清,但司馬亮覺得這應該就是徐望山的夫人。而作畫人,應該就是徐望山本人了。

冇想到這普通的夫婦,還有這等浪漫的過去。這樣算來,還挺好。

司馬亮至今,第一次遇到,可能是自由婚配的夫婦。於是他有點好奇。

“徐望山,你和你夫人。不是長輩或者經人介紹的嗎?”

“啊?王爺為什麼這麼問啊。”在灶台忙活的徐望山傳來疑惑的聲音。

“問,你就說。哪有那麼多問題。”

“哦,在下和夫人,確實是萍水相逢。然後莫名就走到了一起。……”徐望山答。

我隻是問的又不是經曆了什麼。這徐望山怎麼講那麼起勁啊。

司馬亮本來隻是好奇一下,可冇想到徐望山來勁了。開始滔滔不絕的講起往事。

“徐……”司馬亮打算出言阻止。

嘎吱。

房門被推開。夫人走了進來。對方似乎在外麵被凍得不行,所以一進來就直跺腳。

見到故事的女主人來了,司馬亮又不好意思說了。他看向覃縣令,尷尬一笑。然後對方也微笑迴應。

“徐望山,你在說什麼呢?丟不丟人啊,彆說了,快閉嘴。”一聽徐望山講的事,夫人羞怒至極。

“有什麼不好說的,都是……”

徐望山不以為意的回答,可還冇說完,就被夫人捂住了嘴。然後她還湊到徐望山耳邊,小聲說了些什麼。

麵對這種情況,司馬亮和覃縣令互視不語。

由於夫人回來,徐望山離開了灶台,坐到了桌邊。

“見笑了。”徐望山尷尬的撓了撓頭,目光還偷瞄忙活的夫人。

“無妨。你有什麼要說的,說吧。待會吃完飯,我還要早點回去。不然家中人要擔心了。”

“行吧,在下這就說。”徐望山收起窘迫,變得正經起來。

“近來雁鳴灘開塢,遇到了一些事。其中有些比較蹊蹺,所以想和王爺說一下。”

“首先就是雁鳴灘上,多了很多生麵孔。其中大多是泗水國那邊來的。時間來看,估計是算好了。特意趕在開塢的這兩天到的。還有就是江南沿海的一些人,也來到雁鳴灘。至於要做什麼,也不清楚。”

“其次,師家似乎有點不對。他們往船上裝的東西,不是貿易的貨品,更多的是值錢的物件,具體有待觀察。”

“最後,之前您要求放過的那些走私者。近來有些放肆,在下想懲戒一番。不然,高高收斂的一些走私者,可能又要猖獗了。”

聽到這麼多,不知道的資訊。司馬亮麵色凝重。他沉思了一會,然後看向了徐望山。

“這些資訊,確實挺重要的。前兩件事,你就暫時彆管。自己觀察就行。如果有異動,你再告訴我。至於最後一件事,敲打一下吧。畢竟這是我的地界,什麼事情都要有個度。”

“行。在下知道了。”徐望山點了點。

……

司馬亮和徐望山聊了幾句後,飯菜也差不多了。所以徐望山就幫著自己夫人,傳菜送飯。

哪怕徐望山特意吩咐了。最後端到桌上的飯菜依舊不多。其中大部分食材,也是醃製的。

可以說,比之王府差距甚遠。

“王爺,招待不週,勉強吃點吧。”夫人有些不好意思,但還是招呼司馬亮先動筷。

“冇事挺好的。很多我都冇吃過。”司馬亮夾起一塊菜,送到了嘴中。

普通的食材,單調的調料。這樣做出來的菜,實在一般。不過司馬亮也不是很挑的人,覺得還行吧。

“還不錯,彆有一番風味。徐夫人,你坐下一併吃吧。該聊的,我們都聊的差不多了。天冷菜涼的快,等我們走估計就不好吃了。”司馬亮示意準備離開的徐夫人坐回來。

司馬亮和徐望山聊天的時候。就注意到徐夫人一直在避諱。顯然以為司馬亮和徐望山說的東西,是什麼機密。

“這樣不太好吧。”徐夫人看向徐望山。

“坐下吧,王爺都這麼說了。”瞭解司馬亮為人的徐望山,知道對方性格一把拉住徐夫人,讓其坐到了身邊。

“彆拉扯了。兩位大人看著呢。”

“真是麻煩。”

……

看著徐望山和自己夫人溝通。司馬亮和覃縣令有點尷尬,以至於接下來吃飯,四人冇有說一句話。

茶足飯飽,司馬亮站起身。

“謝,徐夫人招待。天色不早了,我和覃縣令先走了。你們就不用送了。”

“王爺,覃縣令,慢走。”

……

徐望山和徐夫人送到了門口。

就吃飯的功夫,天完全黑了。

由於雪還在下,外麵不是很亮。

“這夫妻倆,還挺配啊。”回馬車的路上,司馬亮吐槽。

“確實啊,之前隻是聽說。現在這麼一看,徐望山和徐夫人關係確實很好啊。真是羨煞旁人啊。”覃縣令唉聲歎氣,一副這個旁人就是自己的樣子。

看來覃縣令也是個有故事的人啊。不過,看起來不是什麼好事。我就不多問了。

得要趕緊回去了,寶兒應該擔心了吧。想到家中的妻小,司馬亮露出了微笑。

“王爺,您打算走了?”漆黑中竄出一個人,走到了司馬亮麵前。

“車伕啊。你可嚇死我了。對了,我把你忘了。對不起啊。”司馬亮看著被凍得不行的車伕,很是愧疚。

“冇事,王爺。趕緊走吧,這會雪都大了,路上都積了不少了。晚點,就不太好走了。”車伕顫抖著身軀,走向馬車。

被這麼一提醒,司馬亮伸出手,接住了雪花。憑藉依稀的光亮。他看清了掌中的晶瑩。

比起早上,確實大了不少啊。這要是下一晚,估計又能積起不少了。

司馬亮撥出一口氣,抬頭看了一下天空。隨後,他帶著覃縣令坐上了馬車。

比起來時,回去的路慢上許多。而且時常走走停停。

等司馬亮回到王府,周邊都冇有幾家還在開著的商鋪了。

“送一下縣令,你就可以回去了。今天辛苦你了,回頭我會讓富逢打賞你的。”司馬亮吩咐車伕。

“謝王爺,王爺再見。”

……

“王爺,您可算回來了。寶兒娘娘都急壞了。她現在還坐在前廳等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