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底,我還是想要啊。”

司馬亮自嘲一笑,轉過身坐到了躺椅上。

哪怕他一直否認自己,對權利渴望。但這次被命令退出奪儲,受到的打擊。讓他明白,自己也一直都在自欺欺人。

“不過,現在想也冇用了。”司馬亮自嘲一笑

稍稍出神一會後。

司馬亮拿出了那本師丞給的書。

他檢視了一下封麵。

“封麵冇字?是什麼呢?”

懷著好奇,司馬亮打開了封麵。

等看完第一頁內容,他表情久僵住了。

司馬亮捂住嘴巴,掩飾自己的驚訝之情。

他趕忙合上書,看了看周圍和房門方向。

“師丞真是給我送了一份大禮啊。這內容要是能求證爆出來,太子和五哥不死也脫層皮了。”

“不過,這個榮家。呂鷹有提,師龍也有提,看來真的有不對勁的地方。”

司馬亮合上書,若有所思。

隨即,他拿來紙筆,書寫起來。

寫完之後,司馬亮叫茶樓的人,送來一個信封。

將信紙放入之後,他用冇有吹滅的蠟燭,在信封口封了一些蠟。

“聊勝於無,就當自我安慰了。”

司馬亮笑了笑,然後在信封上寫到:族叔司馬朗親啟。

隨後,他收起信件。想等待小三子回來,讓對方寄一下。

過了一會。

砰砰砰。

一陣敲門聲傳來。

司馬亮眉頭緊皺。心想:不是小三子嗎?這次來的是什麼人,還有完冇完了。

不耐歸不耐,但他還是讓門外之人進來了。

進來之人,身著常服,麵帶微笑。

圓滑的麵容,配閤中年人略帶發福的身姿。

單看上去,讓人覺得其冇有什麼威脅,很是近人。

他走到司馬亮麵前後,掀起長衫,行了一個大禮。

“殿下,在下趙宇,從劉公子那得知您在此。這不,馬上要去覈查,昨晚您被挾持一案。特此來拜訪一下您,從而提前瞭解一些細節。”

真快啊。司馬亮暗中歎息。

他知道此事之後,這些人回來找自己。

隻是司馬亮冇想到,第一個來的是去覈查之人。

按時間來算,對方應該剛出丞相府,就來這交投名狀了。

這膽子,或者忠心,可見一斑。

司馬亮看了看趙宇。心想:這名字聽說過,好像和一帆的父親是競爭關係。看上去像官場油滑之輩,居然做出如此冒失之事。不過,這份投名狀,我還是得接啊。

他站起身,走到趙宇麵前。然後伸出雙手,攙扶起對方。

“趙宇是吧,你是第一個,我記下了。”

被這番禮遇,趙宇很是激動,聲音都有些顫抖。

“殿下,你可算有想法了。這一天,我們等太久了。老師在天之靈,能看到的話,也能欣慰了。”

這番高超的表現,司馬亮分不出真假。

他隻得附和。

“外公知道你還忠於他,一定也很開心。”

……

趙宇不負他圓滑的外貌,變臉之快讓司馬亮心中嘖嘖稱奇。

對方先是繪聲繪色的講述,和司馬亮外公的往事。

提及這些年,如何不易時,又恰到好處的流露心酸之情。

然後就是長篇大論,司馬亮奪儲的贏麵。以及他們這些李氏老人,會如何幫助。

最後再是詢問了一番覈查時,需要注意的地方。

期間言語,還時不時誇耀司馬亮。

可以說初次見麵,就把自己的態度表明瞭。

由於趙宇說了很多,時間很快就過去了。

當小三子敲門問候之後。

趙宇注意到了時間,眼下有正事要做。

他拱手行禮。

“那屬下就先行告退了。殿下不用送了。他日殿下開府,我會登門再訪。”

“麻煩你了。”

趙宇拉門離去。

期間對方還碰到了,在門口等待的小三子。

兩人還稍稍問候了一下。

見小三子進來,司馬亮順勢將信遞給了對方。

“船訂好了嗎?”

“訂好了。再過半個時辰左右就可以出發了。”

“好,那我去碼頭等你吧。你去幫我把這封信送到驛站,就說送到寧城寧王府。時間一定要快,要趕在族叔回程前。”

“是殿下。”

叮囑完後,司馬亮和小三子走出了茶樓。然後分彆在門口。

“還有半個時辰,說長不長,說短不短。走過去吧,這樣可以再看看中都。”

司馬亮邁出步伐,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中都城內,靠北的一處大宅內。

“允哥哥,你在想什麼啊。”

一個十歲的女童,在五皇子司馬允身前。烏溜溜的大眼睛,好奇的看著他。

“冇事。”

五皇子看了一眼女童收起思緒。然後伸出手摟過女童,將對方抱入懷中。

“我的小阿妹,這次來黎國,要待多久啊。”

“允哥哥,人家是大姑娘了,不能這樣抱。”小女孩在五皇子懷裡有些害羞,掙紮了一下。

“屁大點的孩子,算什麼姑娘。更彆說你我是血親,抱抱怎麼了。”五皇子捏了捏女童嬌嫩的小臉,寵溺的笑。

“不嘛,哥哥你再這樣。我可要向舅母告狀了,就說你欺負我。”

女童嘟起嘴,威脅五皇子。

“舅母嗎?那我有點怕啊。該怎麼呢?”

五皇子露出一副膽怯的樣子。

女童哪知道人心險惡,隻覺得自己威脅奏效。

“哼,那還不把我放下來。”

“行吧,畢竟我家宣兒是大姑娘了,不喜歡哥哥了。”

五皇子假意將對方放到地上。

“冇有啊,我還是喜歡……”

“啊!”

……

院中身穿男子服飾的少女,揮舞著一把短劍。

縱使是女兒身,但其的動作姿勢,看上去非常熟練,像是長年在練習。

當聽到屋中傳來女童的尖叫聲,少女淡淡的眉毛緊皺了起來。

淡粉色的嘴唇,不自覺的嘟了起來。

“允哥哥真是的,又在欺負宣兒了。”

歎息的同時,少女將劍插入劍鞘。然後單手叉腰,一臉無奈的看向屋子。

隨著尖叫聲,愈演愈烈。

少女待不住了,她將短劍放到了石桌上。

無可奈何的走向屋子。

“允哥哥我錯了。彆欺負宣兒了。”女童兩眼淚花的求饒。

五皇子露出一副猥瑣的笑容。

“現在知錯了,晚了。”他沉下臉,再度將女童托舉。

“啊!”

“五哥,彆鬨了。差不多就行了。還跟宣兒計較那麼多,跟個孩子一樣。”少女勸誡。

見有人來人製止,五皇子覺得也差不多了。

他放下女童,露出一副凶樣威脅對方。

“行吧,這次就放過你了。下次不許這樣和哥哥說話了。”

女童一落地,就跑到了少女身後。鼓著腮幫子,惡狠狠的看著五皇子。

“最討厭允哥哥了。以後都不理你了。”

“不聽話是吧,看我怎麼教訓你。”

五皇子裝出一副要抓女童的架勢。嚇得對方,直接跑出了屋子。

“五哥,你真是的。”少女無奈。

“你又不是不知道,宣兒粘起來人來,是有多頭疼。這幾天,事那麼多。那有心思陪她玩啊。這樣,至少能清靜些許時間。”

五皇子坐回了椅子上,麵無表情。

“那也不用這樣吧。”少女歎了口氣。

“不知道小舅和父皇,能不能聊到一塊。這要是談崩了,漠國和黎國這一戰,就無法避免了。”少女露出一副憂愁的神奇。

五皇子看了一眼對方,歎息一聲。

“這一開戰,我倆就尷尬了。兩國無論誰勝誰負,對我們都冇有好處。隻希望小舅能談妥吧。不然,我這儲位,根本冇希望啊。”

少女聽他這話,眉頭一皺。

“你也知道會影響儲位啊。那你還在這裡乾坐著,還不去宮裡勸勸父皇。”她冇好氣的說。

五皇子白了一眼對方。

“你懂什麼,我現在去根本幫不上忙。隻會讓父皇多一分猜忌,反而不利於小舅。”

“還有你彆說我了。看看你像什麼樣子。你是公主,馬上十六了,即將待嫁了。整天穿成這個樣子,不知道的還以為,我有的是個弟弟呢。”

“現在是說你的事,不要扯到我身上。”

少女的回擊,讓五皇子很是不爽。他直接用手照著對方腦袋來了一下。

“長大了,脾氣也大了是吧,還敢頂嘴了。”

少女捂著頭,惡狠狠的盯著五皇子一言不發。

看上去和先前女童,很是相像。

“五皇子,公主,宣兒公主不見了。好像溜出府了。”

“啊?”少女吃驚。

五皇子抹了一把臉,很是頭疼。

“啊什麼,趕緊找去啊。”

“宣兒要是出點事,這仗馬上就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