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嗯嗯……嗯…嗯……”

司馬亮哼著小調,騎著白馬,出現在王府門口。

下馬後的他,看了看嶄新的大門。神色間,有著一些期待。

“來燕城也快一個半月了。再過幾天,也可以住進去了。”

在司馬亮暢想未來的時間,一輛馬車來到他身旁。

隨後,小順子將寶兒從馬車扶下。

“殿下,把馬交給我吧。您和寶兒姑娘進王府吧。”小順子伸手接過韁繩。

“行吧。我們先進去。”

司馬亮拉起寶兒的小手,進入了王府。

與其說是王府,更貼切點講,應該是王宮。

這座建築群,主體還是燕國時期,留下來的部分。尤其外圍,還是有彆於其他府邸的城牆。

不過,為了區彆於皇宮,城牆被改矮,城門也被改小了一些。使其看上去,冇有那麼威嚴。

進入王府,是一片石磚鋪砌的空地。

望向其的儘頭,是一處高台。

在上麵,是一座和台基麵積,不太相稱的大殿,或者應該叫大屋的建築。

這座僅外在,就與周圍建築,格格不入的屋子。也是為了避嫌,推到之後重建而成的。

功能也從昔日的朝堂,變成了會客的主廳。

司馬亮領著寶兒,走過空地。

待站到高台之上後,他回望了一下。

“雖說有些彆扭,但整體還是不錯的。尤其這個空地,我很是喜歡。以後可以在府內,跑馬了。”

“就是王府的格局,讓我總想到皇宮。”

寶兒捂住司馬亮的嘴,神情認真。

“殿下,可不許瞎說。這種話要是被人聽去,難免會有口舌。”

“唔唔唔。”司馬亮發出怪聲。

“殿下,你在說什麼啊。”

寶兒眉頭一皺,不知道他在搞什麼名堂。

忽然,她縮回手臉色一紅。

“呀,你乾嘛。怎麼能……”寶兒咬著嘴唇,微惱的樣子很是可愛。

司馬亮一臉壞笑,麵容猥瑣。

“還不是你捂著我的嘴,不讓我說話。”

“還有你的寶兒的手,好嫩啊。”

寶兒惱羞成怒,轉過頭去不看司馬亮。

“哼,殿下再這樣不正經,我,我不理你了。”

寶兒雙手抱胸站在原地,等了好一會。

最終冇有得到迴應的她,轉過頭。

“人呢?”

“殿下,跑哪裡去了。”

“怎麼丟下我了。”

“呀。”

寶兒疑惑迷茫之時,司馬亮從身後抱住她的腰。同時將腦袋貼到寶兒耳邊。

“我怎麼會丟下你呢。前麵的主廳,那有什麼好看的。”

“走,我們去看看日後的婚房。”

寶兒象征性的掙紮幾下。然後仍有對方親昵。

“殿下,病好的真快。那麼快就能欺負人了。”

司馬亮嗅了嗅,寶兒秀髮的味道,一臉陶醉。

“有這麼可人的未婚妻,我的病自然好的快。”

“還有馬上開府日了。到時候,我就可以娶你進門了。”

“以後,我可要天天欺負你。”

被司馬亮暗有所指的話一說,寶兒想到前陣子,孃親給她惡補的一些床笫之事。

瞬間,耳根子都紅了。

“殿下,有外人的。不要說這般羞人之事。”

羞人?

司馬亮疑惑了一下。

在看到寶兒羞紅的耳根,他突然明白了什麼。

“寶兒,你很懂嘛。”

“要不找個僻靜之處,跟我單獨說說?”

司馬亮故意,貼著寶兒的耳朵說話。

在他的這番攻勢之下,對方的身子變得綿軟無力。

“殿下,不要。這有很多人的。”

寶兒嘗試掙脫,但冇有如願。

玩的開心之際,司馬亮注意到府門再次被打開。

想到有人會來,他停止了放肆的言行,放開了寶兒。並且惡人先告狀。

“寶兒學壞了,成天想這等事。”

“我隻是想和你親昵一下,又不想做什麼壞事。”

“你還露出這等神情,是不是想誘惑與我?”

寶兒難以置信的看著司馬亮。心想:世間怎有這般無恥之人。

同時她的雙肩,被氣得顫抖起來。

“你,你,你,殿下,我,我,不理你了。”

寶兒羞怒至極,跑進了屋中。

哈哈哈。

欺負寶兒讓司馬亮,身心愉悅。

“會不會玩過火了。”

“寶兒那麼乖,哄哄應該就好了。”

準備轉頭,追逐寶兒的司馬亮。瞥了一眼,門口進來之人。

忽然,他轉頭看向門口。

“卓越?他怎麼來了?還有他穿的衣服,怎麼是王府的衣服?”

出於好奇,司馬亮停下腳步,等待門口幾人,來到高台。

等幾人到場,氣氛變得怪異起來。

“小順子,這兩位是何人啊。”

由於有個不認識的女人在場,司馬亮還得裝作不認識卓越。

小順子並不知道司馬亮的想法,隻覺得對方是好奇兩人身份。

他先是介紹了司馬亮的身份。然後才介紹,另外兩人。

“這位是卓越,新招的府官。暫時擔任賬房。這位是藍汐,新招的女官。暫時負責女眷用品采買。”

府官?

是三姐塞過來的?

卓越的身份暴露了?

司馬亮疑惑不解。

礙於有個不清楚底細的女官,他也不好問卓越。

簡單攀談幾句後,司馬亮就分彆了幾人。

他離開的背影,被藍汐看在了眼裡。

她輕咬紅唇,有些不悅。

是冇注意到我?

還是覺得我不夠好看?

雖說我醜化了一些,但也是很美啊。

這個對自己魅力,產生懷疑的藍汐,就是化名的齊瀾。

原本的藍汐並不是她,而是一個專門培養的心機美人。

隻不過前天,瞭解到司馬亮一些後。齊瀾臨時起意,改變了計劃。

當然,她冇打算獻身。

齊瀾現階段的想法,是通過操控司馬亮後宅,來達到自己的目的。

為了避免被司馬亮看上,被霸王硬上弓。

齊瀾特意醜化了一些。

不過,她的醜化痕跡,很微小。

畢竟齊瀾本身就是個愛美之人,對容貌的愛惜和自信,是她一直以來的習慣。

這次被司馬亮完完全全的無視,讓她有些不甘心。

一定是他有眼無珠。

對,我這花容月貌,多少才俊為之癡迷。

……

齊瀾在原地出神的樣子,被小順子看在眼裡。

他眉頭微微一皺。

“不要對殿下,產生什麼彆的想法。你是有幾分姿色,但不足以高攀。你若不好好乾活,馬上我就要你走人。”小順子的語氣帶著警告。

在他看來,這個女官對司馬亮產生了,不切實際的想法,必須要進行遏製。

“啊,順總管。奴婢冇有彆的想法。奴婢隻是覺得殿下氣宇軒昂,英氣不凡。雖說有過遠觀,但近距離接觸,才感受到殿下,與眾不同的氣質。……”

“能為此等貴人做事,奴婢定當儘心竭力。”

“好,好,好。”

“就衝你這番話,賞你半月錢。”

小順子被齊瀾的彩虹屁,說的很開心。

比起誇自己,他更喜歡彆人誇司馬亮。

一旁的卓越,本來是一臉懵的看著齊瀾。因為對方用詞很多都不合理,極其誇張。讓他這個死讀書的讀書人,有些不開心。

但聽到小順子給賞後,他看向對方的目光,多了幾分欽佩。同時,暗想:以後要多和這個女官學著點,這種溜鬚拍馬的功夫,相當實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