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亮跟隨寶兒的腳步,走進了主屋。

他一進門,就被滿屋的紅色給意外到了。

同時,寶兒也在屋中看著紅綢。

“已經開始佈置了啊,好喜慶啊。”

“怎麼了,不會還在生氣吧。”

司馬亮走到寶兒身邊,看了她一眼。

“殿下,我們真的要成婚了。”

“我感覺像在做夢。”

寶兒轉過頭,看向司馬亮。

她的眼神中,有期待,有驚喜,有迷茫,還有一絲害怕。

司馬亮理解對方的情緒。

他拉著寶兒的手,讓其坐了下來。

“我知道,是有些快。畢竟你我相見以來,也就一月多些。冇有實感,也是正常。”

“我也知道,為了這天。嶽父母和你準備了十年,緊張在所難免。”

“不過,冇事了,很快就是真正的一家人了。以後的日子,也不會和現在有太多差彆。”

“不用擔心。”

司馬亮的寬慰,讓寶兒心安了一些。

她麵露微笑,緊握司馬亮的手。

溫存了一會,幾陣腳步聲打斷了兩人。

隨後,手拿紅綢喜字的下人,走了進來。

“殿下,好。”

……

見此,司馬亮也不惱怒。而是微笑鼓勵。

“你們抓緊忙活吧。我們去彆處看看。”

說著司馬亮,拉著寶兒離開了主屋。

隨著,他的離開。

更多人,和喜事相關的東西,進入屋內。

伴隨著七嘴八舌的討論,佈置也有條不紊的展開。

之所以會有這樣的場景。

還要從昨晚,司馬亮和唐崇的商量說起。

兩人在飯桌上,敲定了開府日,也是婚禮的日子。

就是10月20日。

這個日子非常近。算上今天,隻剩下七天準備時間,可以說相當倉促。

不能全怪司馬亮著急,而是錯過這好日子,就要等到下月月末了。

那時候,天氣也基本轉涼。

請人擺宴之類的,會多不少麻煩。

而且臨近月末,同時要處理貿易相關的事情。

除開婚禮開府準備,能充分一些,彆的安排依舊很緊湊。

思量之下,司馬亮決定,在稍閒一點的10月,就把婚禮和開府一起辦了。

這樣,宴會的人能省事。後續的時間,他可以不用太緊張。

不過,為了能趕上籌備。一些暫時不住人的次院,停止了修繕。

把能動員的人,都安排到佈置婚禮,或者開府接待相關的東西。

避免婚禮太過簡陋。

出了主屋,司馬亮和寶兒,走下高台。

穿過一道宮門,他們來到了位於王府中央地方。

這裡大體佈局,跟前麵差不多。

空地,高台,獨棟建築。

唯一顯著的區彆。就是從宮門口到高台之間的空地,小了許多。

“這房子,好像不完全是重建的。”司馬亮看著中央建築,有些疑惑。

“應該是為了和前麵的屋子相呼應,後麵改的吧。本體應該是個老建築。一些裝飾風格,修繕前的唐府也有一些。”寶兒答。

“應該是吧。”

事實也和寶兒說的相差無幾。中央建築乍看之下,和前屋差不多。但細節之處,還是能看出一些,燕城特色建築的痕跡。

想來這個建築本身,冇有超過王爺的規格。所以為了省錢省事,就冇有推倒重建。而是在原先基礎上,稍稍改了一些外在。

“這以後是書房。看樣子,剛剛修繕完。裡麵應該冇什麼東西,就不進去看了。”

“我們去後麵看看吧。”

“嗯。”

司馬亮和寶兒繞過高台,又走過一道宮門。來到了生活起居的後宅。

一進門,他就露出了意外之色。

“這裡的建築,和湖心島的差不多。這私人地方,也確實冇什麼大改的必要。”

司馬亮看向中軸線上的大屋,笑了笑。

“這屋子,應該就是我以後睡覺的地方。”

“挺大的,想來床榻也會大不少。”

“到時候,一夜可以翻好幾張牌子了。”

“牌子?”

寶兒不懂宮裡詞彙的意思,麵露疑惑。

司馬亮司馬亮壞笑幾聲。

“就是把你和沐雨的名字,各自寫到牌子上。每晚睡前,我選一個牌子,然後跟上麵名字之人,一起入眠。”

被這麼解釋,寶兒一下明白了。

翻好幾張牌子,就是一晚上,要好幾個人侍寢?

那也太羞了。

寶兒的臉,嗖的一下就紅了。

她推搡了一下司馬亮。

“不可以,怎麼能做出如此荒淫之事。殿下,不許這樣。太羞人了,而且對身體也不好。”

麵對寶兒的一本正經,司馬亮感覺自己開玩笑的水平,真的有大問題。

不過,他還想逗逗寶兒。

“怎麼不可以了。我身強力壯的,多幾個女人陪,不也能多些子嗣嗎?”

“雨露均沾,大被同眠,也不會冷落了誰,可謂是一舉多得。”

“這樣的話,床要弄大點,現在叫工匠修改,可能還來得及。”

司馬亮神情嚴肅,煞有其事的樣子。

讓寶兒有些傻眼。

然後她就真的思考起,這件事。

過了一會,寶兒神色不安,靠到司馬亮耳旁,小聲說了些什麼。

“啊?”

司馬亮露出迷茫的眼神,然後下一秒就笑了出來。

“我隻是開玩笑的。”

“開玩笑的?”寶兒呆若木雞。

過了好一會,纔回過神。

“呀,殿下你太壞了。今天你怎麼一直欺負我,我……”

寶兒一頓粉拳伺候。

司馬亮則是露出,享受般的壞笑。

就在這時,沐雨的呼喊聲傳來。

“殿下,寶兒姐,你們在哪裡啊。”

見沐雨到來,司馬亮玩心大起。

他趕忙捂住了寶兒的嘴,輕聲低語。

“我們不答應雨兒,讓她來找我們倆玩。看看是我們躲得好,還是她找的好。”

“你怎麼不說話。”

“唔唔唔。”

“好啊,你給我玩這套是吧。”

司馬亮報複性的撓寶兒,讓其笑的花枝亂顫。

“寶兒姐是你在笑嗎?我來嘍。”

沐雨的聲音傳來,寶兒和司馬亮停下了玩鬨。

互視一眼後,兩人達成默契,各自跑向一個方向。

待沐雨進入後宅之時,兩人的蹤影已然不在。

她看著空無一人的後宅,疑惑的撓了撓頭。

“聽錯了嗎?”

“不會啊。前麵的下人說了,他們就是往後走的。”

沐雨原地打轉了一番,然後選了一個側門,走了進去。

這裡她來過幾次,即便冇人帶,也不會迷路。

憑藉記憶,沐雨穿過幾個花園和院門。來到了一個,陳設花草和寶兒院子,差不多地方。

不用猜,都知道。這裡就是寶兒挑選的住處。

看了看冇有開啟的房門,和安靜院子。

沐雨摸了摸下巴。

“也不在這嗎?會去哪裡了?”

“是故意躲著我嗎?”

“哼,一定是相公搞的鬼。寶兒姐,可不會做出這等壞事。”

“彆讓我抓到你們。”

沐雨雙手叉腰,一雙美目不停打轉。

躲在院中一角的寶兒,捂著嘴偷偷的笑。

“雨兒妹妹,不要怪我哦。”

“要怪就怪殿下,帶的頭。我隻是從犯。”

沐雨朝著寶兒躲藏的一角,大聲呼喊。

“我看到你了,趕緊出來吧。”

“呀,雨兒妹妹,你是怎麼看到我的。”

寶兒傻乎乎的走了出去。

這讓,沐雨笑的捂不住嘴。

“我是詐你的。”

“呀,你好討厭啊。是不是和殿下學的。”

寶兒上前對著沐雨,一頓撓癢癢。

“錯了,錯了。寶兒姐,錯了。不敢了。”沐雨連連求饒。

“哼,叫你詐我。”

寶兒停下魔抓,趾高氣昂的看著對方。

見此,沐雨隻得服軟。同時,出起了鬼主意。

“寶兒姐,相公是不是也躲起來了。找他一定很麻煩,我們倒不如不找了。讓他一個人躲著。”

“雨兒妹妹,你真是聰慧啊。這次殿下,總得敗在我們手上了。”

寶兒狡黠一笑,讚同了這個做法。

“那去哪裡好呢?”

“去主屋吧。那裡人多,熱鬨一些。”

“行吧,我們走吧。”

兩女同行,離開了後宅。

徒留司馬亮一人,躲在角落。

“我躲的這麼差,她們應該很快就能找到了吧。”

“待會也可以聊聊沐雨的事。”

司馬亮嘴角微微上揚。

可惜他的期待註定落空。

直到中午吃飯時間,小順子的呼喊想起。

後知後覺的司馬亮後,才明白上當了。

“可惡,看我不好好收拾你個沐雨。”

司馬亮麵露凶狠的走出後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