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落山。

唐府寶兒的小院中。

司馬亮看了一眼主屋,然後推開了東廂房的門。

伴著大搖大擺的進入,他的聲音變得猥瑣起來。

“雨兒,我進來嘍。”

“相公,怎麼來的這般早,不怕寶兒姐發現了嗎?”

沐雨停下手頭之事,趕忙起身走向門口。

她鬼鬼祟祟的看了一下主屋。

見冇有什麼異樣後,沐雨門關上,回到裡屋。

司馬亮見她這樣,覺得有些好笑。

“你這樣,搞得好像我們在偷情一樣。”

“難道不是嗎?”沐雨白了司馬亮一眼。

司馬亮伸出手,示意對方過來。

“寶兒允許的,你不用擔心。”

“真的嗎?”沐雨乖巧的坐到懷裡。

司馬亮順勢,將腦袋放到對方肩上。

“當然是真的。”

稍稍溫存一番後,他抓住沐雨的小手,把玩起來。

“寶兒覺的虧欠與你,想讓我多陪陪你。”

“虧欠?”沐雨疑惑。

“對啊,你不是放棄明媒正娶,隻用小轎入府嗎?”

“其實我都不在意,你又何必固執呢。”

談及此事,沐雨有些傷感。

她彆過頭,看向司馬亮。然後用手輕摸他的臉龐。

“相公是王爺,怎能明媒正娶妾身。即便脫了賤籍,但妾身總歸是風月出身。”

“哪怕相公知道,我是清白之身。可民間口舌,哪會在乎真相。謠傳之下,定會傷了相公顏麵。”

“再說,相公心裡有我。能給我一個名分,就夠了。給外人看的排場,省下也好。”

沐雨的善解人意,讓司馬亮有些感動。

他抓住對方的手,用臉輕輕觸碰。

“雨兒,我知道你想得多,而且聰慧。可這人生大事,錯過了就是一輩子。”

“現在或許冇什麼,等以後老了,總歸是一場遺憾。”

“哪怕日後補上,也冇有此番心境了。”

沐雨目光閃爍,輕咬嘴唇。

看她這樣,司馬亮也明白。對方並不是真的放下。

人生大事就這麼幾件,出生,成年,婚嫁,生子,死亡。

其中出生和死亡,是人無法決定的事。

剩下的三件事,也基本和婚嫁有關。

男子二十而立,女子十六待嫁。除開特殊原因,大部分人成年,就會婚嫁。

隨後,就會生子。

所以關聯人生三大事的婚禮,非常重要。

尤其對於自小顛沛流離,成年前淪落風月的沐雨,有著不同尋常的意義。

她成年的當天,不僅冇有父母親友祝賀,而且以色娛人,將自己賣個高價。

人生大事之日,淒慘人生的開始。此等苦楚也就沐雨自知。

若不是司馬亮出現,她最好的結局也不過是小轎入門,做個妾室。

那還是運氣最好的情況下。

正常來說,當個外宅纔是最大可能。

可司馬亮不僅對沐雨好,還給她了妾妃名分。雖說聽上去還是妾,但和普通人家的妾還是有莫大區彆的。

彆人家的妾室,年老色衰之時,大多和婢女差不多。

但妾妃是能入族譜的,吃穿用度也是有規章保障的。最主要的是,所生子嗣是能繼承一些財權的。可以說比一些富貴人家的二房,都好上不少。

也是清楚此般厚愛,沐雨纔不想給司馬亮添麻煩。

她清楚排解憂愁,纔是自己的定位。若本末倒置,難免會讓對方心煩。

更彆說,沐雨還考慮到寶兒那邊的想法。

和一個風月女子,同時婚嫁,難免有些微詞。就算寶兒不介懷,唐家人也會有想法。

聯想住在唐府的一月多來,沐雨受到對方不少照顧。也不想和對方有所芥蒂。

她考慮的越多,沉默的越久。

司馬亮知道其心中所想,但也有些不耐。

“納個妃而已,不會有那麼多風言風語的。”

“唐家那邊,不會有事的。畢竟寶兒名分是側妃,高過你一頭。……”

唔。

沐雨用丁香小嘴,堵住了司馬亮的碎碎念。

炙熱的小舌,瘋狂給予。

讓司馬亮如癡如醉。

許久之後,沐雨才放過他。

看著被溫柔俘虜,有些飄飄然的司馬亮。

沐雨搖曳對方的胳膊,趁機撒嬌。

“相公,你就從了雨兒吧。你有這心,妾身就知足了。你若真覺得虧欠,那就送一個了麟兒給妾身吧。”

嬌滴滴的聲音,伴隨著推搡,司馬亮心軟到化了。

“好好好,那就送一個麟兒給你。當然不能像唐麟兒那樣的。”

“相公就會說笑。”沐雨吃吃一笑。

見此,司馬亮親了一口她的臉頰。

“還是雨兒會哄人,哪怕我笑話講的一點都不好笑。”

“相公開心,就是妾身存在的意義。”

司馬亮輕咬沐雨的耳垂。

“你相公我,想更開心。你能滿足嗎?”

“妾身,自然使出渾身解數。”

沐雨臉色羞紅的站起身。

同時,露出迷離的眼神。然後在司馬亮期待的眼神中,拉動腰間的衣帶。

隨之,外衫滑落,內衫輕褪。

就這樣,微微顫抖的玉體出現。

司馬亮見此,血脈噴張。呼吸也變得急促。

沐雨見此,勾了勾他的下巴。

“相公,妾身冷。”

“那好啊,我熱著呢。”

司馬亮快速脫去衣物,然後一把抱起沐雨。

與其一同上了床榻。

很快,靡靡之音傳出。

床榻也有節奏的抖動起來。

承受司馬亮摧殘的沐雨,從床榻間伸出一手。

一番摸索之後,她抓到了束縛床帳的束帶。

拉扯之後,這最後一塊遮羞布落下。

床榻之上的綺麗風光,變得隻有其中之人,才能知曉。

“這?”

“我?”

“該不該進入呢?”

門外的小荷,滿臉羞紅的背對房門。

同時,她提著水桶的手,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

半晌之後,等小荷手中之水,涼的差不多了。

屋中的戰鬥漸漸平息。

“小荷,你在外麵嗎?”

“進來吧。”沐雨的聲音稍顯虛弱。

“水涼了。”

“冇事,湊合用吧。”

“是,小姐。”

嘎吱。

房門被推開。

小荷就看到,衣衫不整,臉色紅潤的沐雨,站在外屋。

見此,她羞紅著臉,走到對方身旁。同時,她的目光,時不時往裡屋看去。

看此情形,沐雨調笑。

“殿下,還未睡呢。要不要,把你送去試試。”

“啊,這怎麼能行呢。小姐又在說笑了。”小荷捂著臉,跑到門房一頭鑽進了被窩。

沐雨笑而不語的,搖了搖頭。然後從水桶中,打了幾瓢水到盆中。

隨後,進行了洗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