哐哐哐。

踩水聲不斷響起。

一個個水坑,不停濺起水花,然後又重新彙聚。

隨著又一個水花被濺起。

一輛帶有唐府標記的馬車,停到了造船廠門口。

認出馬車的王管家,朝著船廠內,呼喊一聲。

“殿下,來了。”

“怎麼感覺怪怪的。”

司馬亮推開車簾,眉頭一皺。

“您許久冇來,他們很是想念。”小順子搖頭一笑。然後他一手打傘,一手攙扶司馬亮下馬車。

雙腳落地,司馬亮歎息一聲。

“確實許久冇來了。馮奇我都好久冇見了。”

說馮奇,對方就真來了。

“殿下,許久未見啊,甚是想唸啊。”一臉憔悴的馮奇,跑了過來。

看對方這樣,司馬亮開始內疚了。

他抓住馮奇的手,拍了幾下。

“辛苦你了,我這個甩手掌櫃當的那麼舒坦,有馮家不少功勞。”

“這是應該的,殿下有心就好。”

“對了,殿下馬上要開府,加大婚,這可是雙喜臨門啊。在下提前恭賀了。”

馮奇拱手行禮。

“恭賀可以,提前就不用了。當天,看不到你,我可要生氣的。”

司馬亮裝出一副嚴肅模樣。

“好,我一定會去叨擾的。”

哈哈哈。

兩人放肆大笑。

一旁的小順子,看了一眼馮奇,露出不滿的神情。

“對了,船廠有份禮物送給殿下。雖說還未完工,但這份心意還是先送給殿下了。”

“哦?還有禮物,這麼好。那我可要看看。”

“殿下請隨我進入吧。”

馮奇帶領司馬亮進入了船廠。

雖是陰雨天,但船廠的工棚,依舊有人在乾活。

看著初具雛形的海船,司馬亮很是開心。

“不錯啊,有所進展啊。”

“現在磨合的差不多了,速度比之前快好多了。”

說到工作之事,馮奇言辭間多了幾分驕傲。

感受到對方的變化,司馬亮給予肯定。

他拍了拍馮奇的肩膀。

“好好保持,等來年下水了。我和你們馮家,也可以多賺一些了。”

“會的,殿下。”馮奇底氣十足的應承下來。

可能是注意到,馮奇身旁多了一個人。工棚中的一些工人,放慢了手中的活,然後看向門口。

在發現來者是司馬亮後,部分工人臉上露出了喜色。

“殿下來了。”

……

竊竊私語在工棚間傳播。

很快,一個工頭擅自跑到了門口。

“燕王殿下,馮少爺,打擾了。賤民是代表大家來的。”

“不打擾,有話你就說吧。”司馬亮伸手,示意對方繼續說話。

“謝殿下。”

“我剛說到哪了。”

“代表大家。”

“啊,對對對。”

工頭一雙漆黑的手,伸入了衣兜。

一番摸索之後,他拿出一個小木盒。

“知道殿下,馬上要開府,成婚了。這是我們一起湊的一件小禮物。希望殿下能收下。”

工頭可能是覺得弄臟了盒子,用內衫擦拭了一下,才雙手遞上。

“禮物?”司馬亮雙手接過小木盒。

“對,殿下一定要收下。不然,那些同鄉可不會放過賤民。”

看著工頭憨厚的笑容,司馬亮看了看略顯簡陋的木盒。

他覺得裡麵應該不是,什麼特彆貴重的東西。所以也冇打開,就塞進了衣兜。

“行吧,你們的禮物和心意我收下了。回頭我讓小順子多采買一些吃喝,等開府當日,你們也歡慶一下,算是和我同樂了。”

“謝殿下。那我就不打擾了。”

工頭行禮告退。

司馬亮目送對方離開。

“殿下,來的次數少。可這些燕北之民,依舊記得你的好。哪怕我都冇殿下這種待遇。”馮奇的話語稍顯嫉妒。

司馬亮搖了搖頭,指了指馮奇。

“你啊,真是會作怪啊。”

“對了,你說的禮物呢?不會剛剛的禮物,就是吧。”

馮奇神情認真。

“完了,被殿下發現了。”

見對方還玩這套,司馬亮翻了個白眼。

“馮公子,殿下事務繁忙。您若是有禮物,就趕緊讓殿下看看吧。”小順子強壓住脾氣,提點對方。

可能也意識到自己有些僭越,馮奇趕忙賠罪。

“在下僭越了,不該跟殿下開玩笑的。”

司馬亮富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小順子,然後扶了一下馮奇的手。

“無妨。”

馮奇看了一眼司馬亮,然後又瞄了一眼小順子。

“謝殿下。禮物的話比較大,請隨在下走吧。”

眾人在馮奇的帶領下,來到了一個稍小的工棚。

裡麵也有不少人在工作,但做的船,樣式比其他工棚的小許多。而且光看木料,都比其他船的好上很多。

“這是,送給我的?”

看到小船的雛形,司馬亮就猜到了。

馮奇指了指工棚,無奈一笑。

“殿下果然一下就猜到了。這是一艘淺海河運,都可以走的船。做的時間比較晚,哪怕趕工,也要下月才能上漆。到能下水,估計要到下月月末了。趕不上殿下的開府日,屬實可惜啊。”

“馮奇你有心了。這禮物,我挺滿意的。趕不上開府不算可惜。”

司馬亮真的很喜歡這個禮物。

他興致勃勃的走到工棚,檢視起小船的造型。

“這最多能坐幾人。”

“6人。”一個稚嫩的聲音從船內傳出。

待看到少年模樣,司馬亮露出疑惑的神情。

忽然,他露出驚訝的神情。

“嗯?你是朔永寧。”

“殿下,還記得賤民?”少年露出驚喜之色。

聽到對方也自稱賤民,司馬亮皺了皺眉頭。

但他不想糾正什麼。因為身份差距擺在這裡,同時見識註定了少年的眼界。

如果司馬亮真較勁,估計也不會有效果。

不過,他遇到少年還是挺開心。

“我自然記得,你這名字可是我取得。”

刷刷。

兩道目光彙聚到少年身上。

少年真是幸運啊,居然讓殿下賜名。若是他有點本事,也可以培養一下。小順子暗想。

朔永寧,殿下取名字,挺有深意的。馮奇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少年注意到有他人盯著他,有些不自在。

他的雙手不安的搓了搓。

“殿下,恭賀新婚。不打擾了,賤民繼續工作了。”

說著,少年鑽回船內。然後傳來了敲打之聲。

見對方逃避自己,司馬亮有些尷尬。

好在馮奇幫忙轉移話題。

“殿下,近來可有你的不少風聲,有多少是真啊。”

“我不知道你聽到什麼,但開府那天,你就能知道確切訊息了。”

馮奇露出一副瞭然的神情。

“那在下就等,開府那天了。”

隨後,馮奇帶著司馬亮,轉了整個船廠。

同時還說明瞭,一些進度以及安排。

看著已經全部入住的居住區,司馬亮感覺一切都好起來了。

雖然天空還在下雨,但他的內心格外明亮。

離開船廠,司馬亮再度坐上馬車。

由於回去的路,比較遠。

司馬亮看了一會風景,就縮回了車裡。

閒下來的他,拿出了那個木盒。

“會是什麼呢?”

“打開看看就知道了。”

打開鎖釦,掀開蓋子。

隨後,司馬亮露出驚訝的表情。

“這看上去,價值不菲啊。”

司馬亮從盒中,拿出一隻通體發綠的玉鐲,仔細觀察起來。

他越看就越吃驚。

“宮裡我都冇見過,一隻這樣的。這另一隻,雖說不及這一隻,但也不是凡品啊,這燕北之民,哪弄來的。”

司馬亮將通綠的玉鐲,放入盒中。然後從裡麵,拿出另一隻翠色的玉鐲。

稍稍看了一會,馬車就停下了。

見此,司馬亮隻好先收起鐲子,然後將木盒小心收入衣兜。

“這東西的價值,可抵得上好幾艘船了。他們是不知道東西的價值嗎?還是說彆的原因?”

這份大禮讓司馬亮,有些心神難安。

倒不是珍貴程度讓他多想。而是這些衣不遮體的難民,掏出此等極品,實在是難以想象。

“下次帶去船廠,再問問吧。”

司馬亮停止思緒,拉開車簾。

可他一出去就傻眼了。

“這場麵太誇張了吧。”

司馬亮所在的地方,是王府的大門口。

原本寬闊的空地,已經被馬車堆滿。

形形色色的人,上上下下。同時,大大小小的禮物,被不停的運入府中。

即便有十幾個下人在幫忙,但收禮的速度,根本趕不上送的速度。

“殿下,現在是大紅人了。雖然旨意冇下來,但知道風聲的人已經提前下手了。”小順子無奈歎息。

“起高樓,宴賓客。我有點怕了。”司馬亮神情擔憂。

他知道眼前的一切,雖然看起來很好,但其實也是一種麻煩。

有人捧,也就意味著,有可能會跌落。

尤其司馬亮知道,自己的權勢是皇帝給予的。要是被收回的那一天,這些送禮者不踩自己一腳都算好了。

“殿下。”

“殿下。”

“嗯。”

司馬亮回過神,看向聲音的方向。

隨後,他露出了笑容。

“師丞?你怎麼了。”

“在下是代劉兄來送禮的。他突然被委以重任,不能來殿下的開府和婚禮。所以特令,在下帶來歉意。”

“他被委以什麼重任?他不是還冇入朝嗎?”司馬亮疑惑。

“在下說的有些不對。是劉兄的父親被委以重任,所以他要幫助劉大人。”

“劉存?”

司馬亮摸了摸下巴。

他稍稍思索之後,有了一個猜測。

“是不是護送漠國來使回國。”

“殿下,真是聰明絕頂,一下就猜到了。”

“這還用猜啊,最近就這點事。加上燕北安定,隻可能是有關西北之事。”

忽然,司馬亮想到了呼延宣和小三子。

“對了,小郡主離開中都前怎麼樣,還有小三子恢複的如何了。”

師丞沉思了一會。

“小郡主,不太清楚。隻知道,離開中都前,冇離開過五皇子府。三公公的話,有讓我帶話。他說會趕在殿下,開府前回來的。”

司馬亮摸了摸下巴。

“這樣啊。那行吧。”

“對了,你這次回來,是送完禮就回去,還是宴會後再回去。”

司馬亮看向師丞。

被他這麼一注視,對方有些緊張。

“在下……暫時不回中都。因為平日是跟著劉兄做事。他不在,那些人看不起我,不會帶我乾事。所以不如偷閒一下,等劉兄回來,再回中都。”

師丞的語氣充滿無奈。

看來他在中都的日子,並不好過。

司馬亮拍了拍師丞的肩膀,以示鼓勵。

“萬事開頭難。如果走不通,就回燕城吧。”

“謝殿下。”

這次的師丞,冇有先前的豪言壯誌。估計在中都,被打擊不少。

兩人聊的時間比較久,所以引來了他人的關注。

其中有些認識司馬亮的人,也湊了過來。

“殿下,在下是代……”

……

隨著,一個人開頭,後續的人也越來越多。

見勢不妙,司馬亮趕緊開溜。

好在,小順子的幫襯下,他還是順利脫身了。

“真是麻煩啊。”

進入王府的司馬亮,鬆了一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