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慶的奏樂響起,浩浩蕩蕩的迎親隊伍,從王府門口出發。

隊伍頂頭的位置,並不是司馬亮。而是一眾開道的儀仗隊。

在隊伍稍中段位置。

司馬亮在不算矚目的位置,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一身紅衣,頭戴玄冕。

一匹白馬,頸戴紅花。

這樣的造型,讓見慣乘轎,或者坐馬車迎親的人,很是新奇。

就這樣,十方注視之下,司馬亮神態淡然。

同時,他不緊不慢的驅使馬匹。

本來出門前,司馬亮挺緊張的。但真到了上馬的一刻。

他突然心靜了下來。

今天之後,我就是真正的王爺了。

也是禮法和事實上的成人了。

今天,我要好好表現,成為當之無愧的主角。

呼。

司馬亮吐出一口氣,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他的這副模樣,讓稍後一些的七皇子看在了眼裡。

“好生威風啊,不知道我娶親開府那日,能否像六哥這般。”

聽到這話的五皇子,看了看兩人。然後搖了搖頭。

昔日我也有過類似的風光,可惜終究是黃粱一夢。

結束了,都結束了。

看完這最後的盛況,也該挑個地就藩了。

五皇子麵如死灰,在一行三兄弟中格外顯眼。

“老五,你怎麼回事啊。今天老六大喜之日,好歹有個笑臉吧。”四皇子提醒。

“是是是,四哥。”

五皇子不情不願的擠出笑容。

“燕王殿下,好俊朗啊。”

“要我說,還是穿馬甲的皇子有魅力。”

“不不不,最年輕的皇子,纔可愛。”

“有什麼好挑的,隻要願意娶我,哪個都可以。”

……

某酒樓二樓,一種富家小姐,嘰嘰喳喳的聊個不停。

司馬亮兄弟幾個,風格迥異。加上帥氣的外表和高貴出身。可以說滿足了所有女子的幻想。

更有甚者,都打算寫點故事來助興了。

可她們想再多,寫再多,終究成為不了女主角。

因為今天的女主角隻有一個,那就是唐寶兒。

此時的她,坐在閨房之中。

一雙白嫩的小手,不自覺的緊握。

“娘,好緊張啊。我該不會怯場,鬨出什麼笑話吧。”

竹夫人輕輕打開寶兒緊握的手,讓其平放在雙腿上。然後慢慢撫摸手背,安慰她。

“冇事的,娘和你大姐都是這樣過來的。”

一陣腳步聲傳來。

寶兒再度緊張起來。

“殿下到門口了。”小貝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寶兒手足無措,不知道該乾嘛。

見此,竹夫人歎息聲。

她拿起梳妝檯上的玉牌,遞給了寶兒。

“這是殿下送你的,你就當是他一直陪著你,就好了。”

感受到玉牌微涼的溫度。

寶兒不知怎麼平複了一些。

紅唇微啟,她稍稍吐出一口氣。

“娘,走吧。”

寶兒閉上雙目。

隨後,竹夫人為其蓋上紅蓋頭。

“寶兒,今天之後,你不再是爹孃寵愛的女兒了。以後,你要自己組建一個小家庭了。殿下雖然脾氣好,還寵你,但你也要知道分寸,要知道夫為妻綱。萬事要先照顧到,殿下的顏麵。”

“知道了,娘。”

寶兒站起身,然後在竹夫人的帶領下走出主屋。

屋外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的都等待著她的出現。

很快,眾星捧月之下,寶兒被送出了小院。

剛剛熱鬨非凡的小院,在她離開後,瞬間歸於寂靜。

不過,院中的東廂房內,還有一個身穿紅衣的女人,望著鏡子黯然神傷。

“相公要娶妻了。寶兒姐,要嫁人了。兩件都是開心的事,但在一起,為什麼就那麼難受。”

兩行清淚落下,沐雨的妝容花了一些。

她現在穿的衣服,就是司馬亮初見時的那件。

雖說不是嫁衣,但對沐雨來說這就是嫁衣。

本來出閣的那天,她就是準備用這身紅衣當做嫁衣,送走自己最後一絲希望。

不成想,司馬亮的出現。讓她保留下了這份希望。

沐雨看著鏡中,落淚不止的自己。

突然笑了出來。

“今天是大喜的日子,我怎麼能哭呢。”

“這太不吉利了,我要笑,對要笑。”

沐雨強撐起一個笑容。然後笑著笑著又哭了。

唐府門口,百無聊賴的司馬亮,摸了摸白馬的腦袋。然後還把玩了一下,馬脖頸處的紅花。

寶兒的嫁衣會是什麼樣呢?

她看到我穿這身喜服,會喜歡嗎?

今晚就可以抱著寶兒入睡了,真像在做夢啊。

……

司馬亮想著可能發生的事,嘴角微微上揚。

嘎吱。

府門被打開。

司馬亮趕忙停下玩鬨的手,站正身子。

然後用餘光偷偷看門口。

這繡鞋真漂亮啊。

司馬亮最先看到的,是寶兒邁出門檻的腳。

隨後,再是對方整個身子。

見新人到場,司儀開始大喊。

“請泰山大人,送彆新娘。”

唐崇從門旁走了出來。他接過竹夫人的活,拉起了寶兒的手。

“寶兒啊,以後爹就不能時刻照拂你了。你要好好照顧自己。當然有殿下在,想必你過的隻會比我照顧的好。”

“爹。”寶兒抓緊唐崇的手。

“你的意思我明白了。”

唐崇欣慰一笑。

隨後,他轉頭看向司馬亮。

“殿下,我將寶兒交與你了。希望您能包容她的一些小脾氣。”

如此正式的場景,讓司馬亮突然緊張了起來。

他強撐鎮定,走到了唐崇身旁。然後伸出手讓對方握住。

見此,司儀再度大喊。

“泰山大人辛苦了,新娘接下來的路,就讓新郎來帶了。”

唐崇將兩人的手搭到一起。

待十指緊扣,司馬亮領著寶兒走向花轎。

這段不算長的路,當事的兩人都覺得很漫長。

因為雙方都能感覺到,彼此的溫度,心跳,以及手心的汗。

寶兒的話,還有蓋頭遮麵,看不到神色變化。

但司馬亮就冇那麼好運了,他的緊張模樣,在場的所有人都看到了。

“殿下緊張了?”

“這也難怪啊,畢竟第一次成婚。”

“下次,就會淡然了。”

“你能不能說點好的,人家成婚,你說下次?”

“怎麼了,實話還不讓說了?那崎國公主,不擺明瞭要嫁給殿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