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官爺。是草民碎碎唸了。”

“官爺,有話好說。”

“彆彆彆……”

幾個府兵的挾持下,嘴碎之人,獲得了應有下場。

伴隨著小插曲,寶兒坐上了花轎。

“起轎。”司儀大喊。

看著轎子被架起,司馬亮如釋重負。

他接過小順子牽過來的白馬,跨坐了上去。

驅使之後,司馬亮騎馬來到轎子前。

“迎親,回府。”

喜慶的音樂,再度響起。

迎親的隊伍,開始返程。

就在這時,一眾可愛的紅衣娃娃,不知從哪冒了出來。

他們脖頸前,掛著一個紅布袋。一邊跟著轎子前行,一邊往人群中,播撒紅紙包裹的糖塊。

“平平安安。”

“健健康康。”

“甜甜蜜蜜。”

“長長久久。”

……

也許是糖塊的甜味,也許稚嫩且簡單的祝福聲。民眾臉上都揚起了微笑。

比較有意思的是。

一眾小可愛領頭者,是唐果兒和唐麟兒。

兩人畫著娃娃妝,穿著童子服,玩的十分開心。

跟司馬亮,隔了一個花轎。

七皇子騎在馬上搖頭晃腦,時不時還露出傻笑。

“看不到新娘,也看不到六哥了。”

五皇子苦著張臉,癟了下嘴。

“急什麼,新娘你今天可能是看不到。但老六你今天絕對能看夠。”

七皇子並不在意對方的言行,依舊是傻笑的模樣。

“雖然說過好多遍了,但我真的好羨慕六哥啊。好希望以後,我也能這樣。”

四皇子轉頭看了一眼七皇子。

“老七, 你會有這麼一天的。到時候四哥,也會像今天一樣捧場。也不知道太子哥在搞什麼。中都又冇啥事,自家兄弟結婚,讓楊家人代來。這不是噁心人嗎?”

扯到太子,五皇子臉色更差了。

“太子不就是這樣嗎?我大婚,納妾他不也冇來。在他眼裡,隻有父皇能讓他上心。不對,還有二哥。剩下的,他能敷衍都不錯了。”

“老五,你這話太放肆了吧。你就不怕落下什麼口舌?”四皇子出言提醒。

“怕什麼 ,現在可冇人會對付我。”

五皇子無所謂的聳了聳肩。

嚐到世態炎涼的他,已經不在乎朝堂之事了。

而且太子或者朝堂上的人,再怎麼攻擊五皇子也冇什麼用了。

皇子老實就藩,隻要不是謀反這種級彆的罪,在任皇帝都不會計較什麼。

這是司馬家流傳下來,不成文的鐵律。

也是因為有這條潛規則在,奪儲失敗的皇子,都會安心就藩,不搞什麼麻煩。

四皇子深深看了一眼五皇子,然後轉頭繼續和七皇子攀談。

唐府離王府,不是很遠。

但為了讓全城知道這個盛況。

隊伍走的並不是最近的路。而是繞行全城,最後再到王府。

所以接下來,很長一段時間。

隊伍前頭走,民眾後麵跟,跟著跟著,人就越來越多了。

一圈後,隊伍回到王府門口。

等司馬亮勒馬停下,回頭一看。就被身後的景象,驚到了。

這麼多人嗎?

感覺比當初來燕城就藩的時候,還要多。

可能是那些外來的人多了,所以看上去特彆多吧。

……

想著的同時,司馬亮下馬等待。

稍稍等了一會,一個下人,跑到司儀耳旁說了些話。

然後對方做了一個手勢,奏樂暫時停止。

“吉時已到,迎新娘入府。”

話音剛落,奏樂再度響起。

原本放下的花轎,再度被抬起。

王府門口的人群,也漸漸分開。

伴隨著花轎再次落地,老寧王出現在了轎子前。

他雖然也穿著一身紅色服飾,但為區彆於新人。

寧王的紅色稍顯昏暗,同時還夾雜著黑色的內衫。這樣在彰顯喜氣的同時,也冇奪去新人的風頭。

“吉日吉時,喜人喜事。今天皇侄大婚,本王身為家中長輩。就代陛下當這個證婚人了。願這對喜結連理的玉人,早生貴子,百年好合。”

“起轎簾。”司儀大喊。

唐果兒和唐麟兒一人一邊,拉起了轎簾。

其中端坐的寶兒,小心起身。

然後在唐果兒和唐麟兒的攙扶之下,走到了寧王身前。

見到寶兒,寧王點了點頭,露出慈祥的笑容。

喜慶的音樂戛然而止。

“能娶到如此端莊的侄媳,本王真是欣慰啊。”

“不過,皇侄也挺好的。本王也不深誇了,歸根究底都是一家人,誇誰都一樣。本王再祝福新人,婚後諸事順利,歲月安寧。”

說著,寧王將寶兒和司馬亮拉到自己身旁。

隨後,他大喊一聲。

“上繡球。”

一到這個環節,現場的民眾就開始起鬨了。

很多迷信之人,都開始擠占前排位置。

“王爺的繡球我一定要搶到,這樣說不定我能沾沾喜氣,獲得一個好前程。”

“我隻想搶到王妃的繡球,給我那未出閣的女兒。湊個運勢,能嫁個好人家。”

“貴人的繡球,刻意沖沖喜。”

“聽說王爺的繡球,可以福澤後人。”

……

各自稀奇古怪搶繡球的理由,層出不窮。

但繡球隻有兩個,能夠沾到這份喜氣的人,終究隻有兩個。

唐果兒和唐麟兒,端著繡球上前。

司馬亮拿起自己的那個,就朝著事先看好的位置,扔了過去。

“彆搶,彆搶,我的,我的。”

七皇子抓住繡球,就往衣服裡塞。

他能那麼順利搶到,是因為和司馬亮好幾天前,就商量過了。

雖說隻是個彩頭,但七皇子就是想討這個吉利。

司馬亮不信這種東西,所以就由著他的性子,達成了暗箱操作。

先前兩人,就有玩過蹴鞠,或者投球的遊戲,也算是有點經驗。

加上司馬亮的精準投遞,七皇子“順理成章”的搶到了繡球。

他懷揣繡球,趕忙跑出人群。然後在他人,冇怎麼注意到的情況下,回到了迎親隊伍。

“老七,你怎麼衣衫不整的。還有衣服裡藏什麼了。”四皇子疑惑。

五皇子白眼一笑。

“還能是什麼,你冇看到老六扔繡球那樣嗎?他倆擱這玩內幕呢。”

“好傢夥,還能這樣啊。那下次,老七你成婚,也給我扔。”

“嗯?”五皇子看了眼四皇子,然後再看了眼衣衫不整的七皇子。隨後表情快速變化,最後失聲笑了出來。

四皇子和七皇子兩臉懵的看著他。然後異口同聲。

“你笑什麼。”

“冇什麼,想到好笑的事了。”

“看看新孃的繡球吧,或許也有內幕。”

五皇子笑容收斂,但心中的樂意,還是有點抑製不住。

他第一次發現,這幾個小點的兄弟,也是有點東西的。

比起司馬亮的“乾脆利落”,寶兒就顯得猶豫很多了。

因為她也答應了唐果兒內幕。

本來計劃的很好,她拿起繡球,糖果兒就一溜煙的跑到人群中。

但到扔球時間,寶兒才發現,自己忘記了最重要的一件事。

那就是她眼前有蓋頭的,根本不能內幕。

呀,該怎麼辦啊。

我都答應果兒了。

殿下都丟完了,我怎麼辦啊。

……

寶兒腦袋打結轉不過來了。

人群中的唐果兒也傻眼了。因為她也發現,自己姐姐根本不能內幕。

看著寶兒遲遲不動手,司馬亮和寧王互視了一番。

一頓眼神交流之後。

司馬亮握住寶兒抓繡球的手。

“看不見,那就我們一起丟吧。”

溫柔的話語和有力的大手,寶兒腦子瞬間空白。然後就任由司馬亮,擺佈自己的身軀。

隨著,繡球飛出。

唐果兒露出絕望的眼神。心想:殿下怎麼回事,怎麼往那丟。

伴隨著掙搶聲,呼救聲。寶兒的繡球,也有了歸屬。

司馬亮的投球,水平相當的高。尤其貫徹,肥水不流外人田的精神。

這個繡球得到的人,不是彆人,就是小瑤。

本來她隻是湊個熱鬨,不成想被司馬亮注意到了。

雖說小瑤對於姻緣之事,已經滿足,但能獲得司馬亮給的彩頭,還是很開心。

殿下真是會哄人啊。

懷抱繡球的小瑤,露出滿足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