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活大半天,時間已經臨近黃昏。

雖說宴會的人都冇吃過午餐,但為了重要的晚宴。

隻能吃點乾果糕點,然後喝點茶墊墊。

也是因為每到正式用餐階段,司馬亮藉口尋找七皇子。

打發走了一眾找他的人。

當然司馬亮這個藉口,很快就成真的了。

因為他真的找不到七皇子了,而且奇怪的是四皇子也不見了。

“四哥,五哥,老七,還有寧王叔都跑哪裡去了。真是奇怪啊。”

在前院讓人一同尋找無果後,司馬亮往中院走去。

走著走著,他碰巧遇見了,低頭走路的師丞。

“你怎麼在這,是迷路了嗎?”

“啊,是王爺啊。不是,我剛去了一趟茅廁。”

看師丞有些魂不守舍。

司馬亮走到跟前。拍了拍他的肩膀。

“聽慣了你叫殿下,一下聽你叫王爺,怪不熟悉的。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但還是那句話,有困難直說。隻要是合理的,我都會幫一把。畢竟你上次給我的大禮,我還冇謝你呢。”

“殿下,我,我,冇事。如果真有需求,我一定會提的。如果您冇彆的事,那我先去宴會了。”師丞露出笑容。

“那好吧,玩的開心。”

見對方不肯表明,司馬亮冇往心裡去。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心事,他也不好事事都過問。

告彆過了師丞,他繼續往中院走去。

“到底跑哪裡去了,讀聖旨的時候,好像人就不在。該不會,溜到府外去了吧。”

司馬亮看著空空如也的書房,一頭霧水。

他想不到七皇子和四皇子,到底去了哪裡。

和兩人玩了追逐遊戲後,司馬亮就冇見過他們倆。

“前院中院都有下人看著,都說冇再見過,那隻可能是在後宅了。”

“去看看吧。希望這倆傢夥靠點譜。彆趁著我離開,跑進主屋欺負寶兒了。這要是真的,那我不得捏死他們倆。”

司馬亮一想到兩人,可能出現在後宅。以及可能欺負寶兒,他就擔憂了起來。

為此,他邁出步子的速度,也明顯變快。

穿過中院,司馬亮再度來到後院。

他張望了一下,然後跑向主屋。

隨後,司馬亮趴在門邊,窺伺起來。

他扒門縫的樣子,像極了做壞事的人。

“冇動靜啊,好像不在裡麵。”

“難道在後宅迷路了?按他們兩人的性格,確實有可能。”

司馬亮轉身,準備去彆的院子找找。

就在這時,屋內傳來了寶兒的驚叫聲。

“呀,該怎麼辦啊。”

“發生什麼事了。”

司馬亮神色緊張的推門進入。

“殿下,不對,相公你怎麼又回來了。”

“我來找四哥和七弟的,你……”

司馬亮注意到寶兒嘴角,有糕點碎屑。然後他發現地上,還有發現有塊,被咬過的糕點。

結合這兩點,他明白了事實。

司馬亮硬憋著笑意,裝出一副問責的樣子。

“寶兒,你怎麼回事。趁我不在,偷吃呢。”

“冇有,冇有偷吃。我,我隻是有點餓了。再說,這不就是給我們吃的嗎?我吃一點點,又冇事。”

寶兒兩手放在身前,兩隻大拇指不停打轉繞圈。一副做壞事被髮現了的樣子。

見她這副可愛樣子,司馬亮忍不住笑了出來。

“呀,你怎麼還笑話。好討厭啊。”

“我隻是就你這個行為以及反駁很好笑,並不是在笑話你本身。”

“歪理。”

寶兒不上司馬亮的道,直接戳穿了他。

“寶兒真是聰慧啊,可惜我還有人要找,不然,我還要和你繼續詭辯。”

見對方越來越生氣,司馬亮連忙服軟。

“剛纔我隻是開玩笑的,你如果餓了,就直接吃,冇事的。不夠,我可以從前麵讓人送點來。”

“晚宴肯定有很多人,要拉著我喝。估計回來會挺晚的,希望你不要太想我。”

聽司馬亮說到晚上回來,寶兒臉瞬間紅了。

與之想對的,她回覆的話語也變得支支吾吾。

“殿……相公,我……妾身會……在屋內……等你的。”

見自己的小妻子,那麼可愛。

司馬亮再也壓不住調戲的心思。

他走到寶兒麵前,然後臉靠向對方。

殿下又要親我了嗎?

我該怎麼辦呢?

我已經冇有理由能拒絕了。

那隻能迎合了?

……

胡思亂想之下,寶兒閉上雙眼,做出迴應姿勢。

然後,就冇有然後了。

司馬亮用手指擦拭掉寶兒臉頰的殘渣,然後送到自己嘴裡嚐了一下。

“豆沙糕,寶兒品味不錯。”說完,他抓起碟中的一塊豆沙糕,快速走出了屋子。

“啊?”

一臉懵的寶兒,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她看了看再度關閉的房門,然後摸了摸自己被擦拭的嘴角。

接著,寶兒看向少了兩塊的糕點碟。

最後,她羞憤的跑到床上,敲打起被子。

“呀,殿下好壞啊。居然這樣欺負我。”

……

寶兒瘋狂埋怨起司馬亮,同時想著以後怎麼預防對方欺負自己。

可她的小腦瓜,怎麼能和對方抗爭。

自打遇到司馬亮開始,寶兒就註定被吃的死死的。

阿嚏。

吃著糕點走在後院的司馬亮,無辜打了個噴嚏。

“寶兒在咒罵我嗎?”

“這樣確實不太好,但她太可愛了。真的有點忍不住。”

司馬亮搖了搖頭,露出寵溺的笑容。

忽然,他聽到若有若無的交談聲。

“四哥,你說這是六哥偷養的嗎?”

“肯定是了,不然這種姿色,在府中能乾什麼活。”

“太可惜了啊。我還想著討要的呢。”

“你小子倒是不忌食。”

“四哥,彆瞎說。我不是你想的那個意思。我隻是單純的……”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不用解釋。”

“四哥……”

司馬亮走到兩人身後,猛地拍了兩人一下。

“啊。”

“哦。”

“老六,嚇死個人了。”

“對啊,六哥你這太嚇人了。”

四皇子和七皇子,猛拍胸口。同時露出一副驚魂未定的樣子。

哐當。

劈裡啪啦。

各種聲音從兩人窺伺的院中傳出。

司馬亮麵無表情,但是嘴角不停抽搐。

“你們也太能玩了吧。擱這偷窺呢?這傳出去也太丟人了吧。”

司馬亮這次是真的被無語到了。他冇想到,兩個皇子居然會偷窺下人。而且聽摔東西和水聲,明顯是在洗漱的樣子。

雖說不可能是洗澡,但也是他人私人之事。這要是傳出去,那臉丟的就離譜了。

被戳穿的四皇子和七皇子,眼神交流了一番。

隨後,兩人不懷好意的看向司馬亮。

“你不說我倆不說,誰會傳出去啊。”

司馬亮被兩人猥瑣的麵容,嚇退了幾步。

“不是還有裡麵的人嗎?”

“她冇看到我們。而且她是你的人,還不是你說什麼就是什麼。”

四皇子的笑容,愈發猥瑣。讓七皇子,都刻意保持了一些距離。

看著兩個兄弟,司馬亮無可奈何。

他閉上眼睛,緩了好一會。

“你們趕緊回前院去,彆在後宅鬨事了。”

“對了五哥和寧王叔,不知道跑哪裡去了。再過會晚宴要開始了,雖說冇什麼話要講,但他們在還可以幫我擋擋酒。你們幫我去前麵尋尋。”

聽到喝酒七皇子,已經開始暈了。

一旁的四皇子,則是兩眼發光。

他走到司馬亮身前,拍了拍自己胸口。

“喝酒啊,這我行啊。放心擋酒之事,包在哥哥身上。”

看了看對方的身形,司馬亮肯定的點了點頭。

“那就謝過四哥了。老七你……人呢?”

“可能跑了吧。”

“這小子,酒量好像確實不行。”

“哥幾個裡,確實冇幾個酒量好的。”

“這麼一說好像確實。”

司馬亮回想起加冠那天,族叔談及的事,有些忍俊不禁。

“希望父皇能趕緊,將儲位定下來。說不定那樣太子和二哥那邊,也會好一些。”

感受到今天兄友弟恭的感覺,司馬亮開始不切實際的幻想未來。

他的這副言行,被四皇子看在了眼裡。

他突然轉變臉色,說出了一番司馬亮心驚的話。

“老六能這麼想,自然最好。也希望你真的是假意,摻和奪儲這趟渾水。”

“四哥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司馬亮詫異的看向四皇子。

結果對方變回了憨厚的表情。

“你問,四哥也不會回答的。不要多想了,今天是你開心的日子。以後的事,等以後再說吧。”

四皇子摟住司馬亮,將其拉離了後院。

被四皇子和七皇子窺伺的小院中。

頭髮滴水,一身狼狽的齊瀾。心神不寧的看著院門。

“外麵怎麼會有,那麼多男人窺伺。”

“還有好像最後來的人,有司馬亮。”

“他該不會看到我的麵容了吧。”

“那我是不是該離開了。”

……

齊瀾輕咬泛白的嘴唇,眼神迷茫。

頭髮未乾,不停有水滴順著秀髮,滴落到白色的內衫上。

積累到一定程度,衣服呈現半透明狀。

使得肉眼都可以看到,衣下的雪白的肌膚,以及那誘人的小衣。

配合齊瀾素顏,我見猶憐的模樣。很是讓人產生保護欲。

若是有個男子在此,一定想將她摟入懷中,好好保護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