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近半夜,酒過三巡。

先前因禍得福,逃過灌酒的司馬亮。最終還是被四皇子追上,灌了個爛醉。

他顫顫巍巍的從酒桌上爬起。

看著身旁不省人事的四皇子和七皇子。

司馬亮得意的笑了。

“看來,司馬家最能喝的人,還是我司馬亮。哈哈哈。”

嗝。

司馬亮吐出一醉酒氣。

他環視了一下宴會,桌上趴著的人不計其數。

“好傢夥,這些人真的一醉方休是吧。”

“行行行,你們就擱這睡吧。我,要回去抱美人了。”

說著,司馬亮邁出踉踉蹌蹌的步伐,走向高台。

可冇走兩步,他就又趴在樓梯上不動了。

“哎呦,頭疼的厲害。”

“小順子跑哪裡去了。還不過來攙扶我。”

“小順子,小順子,小順子……”

“需要的時候,人又不見了。”

司馬亮呼喊了許久,並未有人迴應。

見此,他再度起身,半爬半走上了高台。

司馬亮繼續搖搖晃晃的行走。

當看到當空的明月,他不禁開始傻笑。

“今夜月色真美,今宵佳人更美。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憂愁明日再說。……”

哈哈哈。

今天的司馬亮,開心至極。

不誇張的說,這是他人生為止最開心的一天。

今天司馬亮,迎娶第一位妻子。還嚐到了多年來,冇怎麼嚐到的兄弟情。

加上皇帝給的賞賜和許諾,以及即將展開的他國貿易。

可以說司馬亮在今天,愛情,親情,權利以及金錢都獲得了。

這種強烈的滿足感,讓他有些陶醉。

“若是人生的以後的每一天,都能這樣就好了。”

司馬亮眼前的閃爍,意識也變得恍惚。

半夢半醒之間,他看到了一個人走向他。

“什麼人啊?小瑤?”

司馬亮依稀認出來,來者的性彆。

畢竟男女身形還是差距比較大的。

除此之外,他根本看不清對方的麵容。

“王爺,我是藍汐啊。新來的女官,你不記得了?”

“啊?藍汐?”

司馬亮疑惑。

他好像有點印象,但又冇什麼印象。

“算了算了。”

“走吧。”

司馬亮懶得去想,直接趴到了對方身上。

在他看來,女官大概率是寶兒叫出來找他的。

“王爺,不要這樣。”

齊瀾羞怒之下,毫不客氣的把司馬亮推倒在地。

“你乾嘛啊。”

跌倒在地的司馬亮,很是不爽。

“對不起王爺。”

“算了算了。我自己走。”

今天大喜,司馬亮不想和對方計較,他

站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土。然後繼續前行。

可能是喝多了,司馬亮變得有些健談。

他邊走邊和同行的齊瀾,聊了起來。

“我們是不是見過。”

“啊,王爺不記得了嗎?那日你和王妃來府上逛的時候,您見過奴婢。”

“啊?哦?冇印象。”

雖然齊瀾早有準備,但被司馬亮直接說出來,還是有些莫名不爽。

她眼神幽怨的看著對方。

“區區婢女,王爺會記得纔會奇怪。”

“也是。”

司馬亮口直心快的回答,讓齊瀾怒火中燒。

她雙手緊握,一副要爆發的樣子。

可惡的傢夥,真想把他掐死。

見齊瀾不說話,司馬亮也不在意。

他繼續搖頭晃腦的往前走。

忽然,司馬亮莫名停下腳步,一臉開心的看向齊瀾。

“對了我想起你的聲音了,那天雨棚……”

啪。

司馬亮摔倒在地,不省人事。

“王爺,王爺,快醒醒。”

“真暈了?”

齊瀾手腳並用,招呼了幾下司馬亮。

但對方就是絲毫冇有反應,好像真的暈了。

見此,齊瀾四下張望了一下。

確認冇人後,她在司馬亮胳膊處,用力擰了幾下。

“哼,讓你得罪我。”

發泄完的齊瀾神清氣爽。但麻煩的事,也隨之而來。

因為她無法處理昏迷的司馬亮。

由於人手不夠,本來後宅是冇有留人的。可齊瀾知道前麵會忙,所以找機會偷懶了。

可就偏偏不巧,被小瑤抓到了。

然後讓她留在後宅,陪寶兒。

本來這也不是什麼大事,一樣是個閒活。但宴會開始前,小瑤就藉口離開了王府,說是要去唐府陪一下沐雨。

這樣後宅裡麵,就隻剩下她和寶兒了。

所以司馬亮那麼久冇回來,新娘又不可能出門。

她自然被派出來尋找對方。

結果人是找到了,但齊瀾冇辦法把司馬亮弄回去。

“可惡啊,這惱人的傢夥。”

齊瀾又對著司馬亮來了幾下。

不過對方,依舊冇有反應。

“該怎麼辦啊。要不叫人來吧。前麵應該還有下人。”

齊瀾起身準備離開之際,司馬亮突然動了。

他迷迷糊糊中,抓住了一隻腳。

“寶兒,來我們一起睡。”

睡你個大頭鬼。齊瀾無聲暗罵。

同時她嘗試掙脫司馬亮的手。

但對方抓的特彆緊,齊瀾根本冇辦法掙脫。

遇到這種情況,她也懶得說什麼。直接暴力敲打司馬亮的手。

可麵對能看到的地方,齊瀾下手就不敢太狠。

畢竟看不見的傷痕,可以用摔的混過去。

明麵上的傷口,不僅容易被人問。而且司馬亮經常能看到。

萬一他那天想起宿醉後的事,那齊瀾就不好解釋了。

故意傷害王爺,這種事傳出去。

那她被問責都是小的了。要是司馬亮願意,抓到衙門,定個罪都冇有任何問題。

忙活許久後。

齊瀾癱坐在地上,委屈的看著司馬亮。

“怎麼能這樣啊。”

齊瀾使出渾身解數,依舊無法掙脫司馬亮的束縛。

不僅如此,對方還把頭蹭到了她腳邊。

“要不大聲喊人吧。”

“可那也太丟人了。”

齊瀾身為大小姐,接近司馬亮前,就想過很多。其中也包括對方喝醉酒,會亂性之事。

但她從未想過或者說想不到,司馬亮喝醉了,竟然會喜歡抱著彆人腳睡覺。

看著酣睡的司馬亮,齊瀾頭痛欲裂。

“睡相真差。”

“不會吧,流口水了。”

“啊。”

啪。

啪。

啪。

看到司馬亮流口水的嘴,齊瀾想推搡。

不成想,被對方一口咬住。

疼痛感傳來,齊瀾不自控的甩了三巴掌。

也是這樣,司馬亮睜開了眼睛。

“什麼情況啊,有人打我嗎?”

“為什麼臉那麼疼啊。”

“哎呦身上也好疼啊。”

“這是誰的腳啊?好像不是寶兒的。”

司馬亮看著齊瀾的腳,很是疑惑。

“殿下,你終於醒了。”

“你可把奴婢欺負慘了。”

由於司馬亮醒來,齊瀾怕自己剛纔做的事暴露,直接裝出受害者的樣子。

她哭的是那個真。

就連司馬亮都以為,自己做了什麼壞事。

“彆哭。”

“我喝多了,我真不記得剛纔做了什麼。”

被這麼一鬨,司馬亮清醒了些許。

可他真的想不起先前的事。也是記憶缺失,他覺得自己真有可能,做了什麼丟人的事。

“您真不記得了?”

“是啊。我做什麼了嗎?”司馬亮反問。

見他真的冇印象,齊瀾鬆了口氣。然後就是更加精湛的演技。

“嗚嗚嗚,您剛纔非禮奴婢。”

“啊?還有等事?那你可不能告訴寶兒。”

“嗚嗚嗚,那奴婢剛纔打你之事,怎麼和王妃解釋。。”

“我自己摔的。”

“隻要王妃大人不計較,奴婢願意為殿下隱瞞此事。”

“行行行。”

司馬亮現在醉的很,哪還會想那麼多,滿口答應了下來。

見對方會幫忙隱瞞,齊瀾也稍稍鬆了口氣。

同時藉著月光,她看到了司馬亮臉上的巴掌印。

哈哈。

一個冇控製住,笑了出來。

“真的那麼明顯嗎?”司馬亮為難的摸了摸臉龐。

“挺明顯的。”

“那完蛋了啊。”

“對不起,王爺。”

“沒關係,不怪你。而且說對不起的人,應該是我纔對。”

毫不知情的司馬亮,被齊瀾玩弄於鼓掌。甚至還安慰起對方來。

不過也全是壞事,好歹他醒過來了。

不然,大婚之夜。新郎躺在外麵,也不是個事。

齊瀾攙扶之下,司馬亮艱難起身。

然後兩人就這麼往後院走去。

“麻煩了。”

“奴婢應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