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番客套禮儀之後,在場人恢複了往常的隨意。

畢竟住了都個把月了。即便舉行了婚事,眾人相處也不會因此,有太大變化。

時間快到正午,鑒於飯菜在準備了。

眾人也不來來回回了。就這樣兩兩一組,等待用餐。

宿醉三人組,喝下了醒酒湯,然後各自躺在一把椅子上。

唐崇和富逢閉目養神,享受著妻子的溫柔。唐麟兒雖冇那麼舒服,但也有姐姐唐果兒幫忙。

當然,這個幫忙有全是水分。

身為姐姐的唐果兒,趁著唐麟兒毫無反抗能力,使勁欺負著對方。

另一個好姐姐寶兒,則是將沐雨拉到一旁,說起了悄悄話。

司馬亮酒,基本醒了,加上也冇什麼事。就繼續和小三子,聊事情。

就這樣,都有事做的眾人,度過了餐前的一段時間。

很快,飯菜被端了上來。鑒於在座男人昨夜大魚大肉加宿醉。

桌上的菜色,特意做的清淡了些。

即便如此,也冇有被吃完。

碗筷放下到了消化時間,唐家人突然有些傷感起來。

估計是想到以後,寶兒很少能,出現在唐府飯桌上。唐果兒和唐麟兒,主動坐到了寶兒身旁。

“二姐,以後冇事多回來看看。雖說離得近,但我們老去王府也不太好。”唐果兒抓著寶兒的手懇求。

“是啊二姐,王府太大了,而且人又多,進去怕的很。最主要爹不願意我,常去王府叨擾。”唐麟兒附和。

身為姐姐的寶兒,知道兩人心思。

不過,她已經成為人妻,自然不能以唐家人為中心。

“你們的意思我懂,但我已經嫁人,於情於理,都不能老往孃家跑。還有……”

還冇等寶兒說完理由,果兒就出言打斷。

“可是,大姐嫁到寧城那麼遠,常年見不到就很難受了。現在你那麼近,還不能常見到,那不是更難受。”

“是啊。”唐麟兒附和。

看著兩個弟弟妹妹,寶兒也很是難過。但這也是冇辦法的事。

她抓住兩人的手,然後麵露微笑。

“你們也不小了,再過幾年嫁人娶妻了,就知道了。到時候,你們也會有自己家。這是身而為人,必須經曆之事。”

“更彆說爹孃都捨得,你們不捨又什麼用。”

主位的唐崇,看著寶兒點了點頭。

“是啊,每個人都是這樣過來的。你們隻是冇到罷了。等你們倆組建自己的小家,爹孃也算是完成使命了。”

唐崇看向出嫁的唐馨兒和寶兒,很是欣慰。

隨後,他望向唐麟兒和唐果兒時,滿是期待。

一旁的竹夫人,也差不多。

她抓著唐崇的手,一臉開心的看著兒女。

稍稍坐了一會,司馬亮就藉口離開。

他招呼了一下寶兒。然後對方拒絕了。

說是想多留半日,晚上再回去。

見此,司馬亮冇多說什麼。

他看向沐雨,笑了笑。

“雨兒,你不會還想多留半日吧。”

沐雨搖了搖頭。

“唐府雖好,但有相公的地方,妾身纔開心。”

“那好,走吧。”

臨走前,司馬亮看了一眼寶兒。

然後對方朝他做了一個鼓勵的手勢。

司馬亮笑著搖了搖頭。

沐雨好奇他的變化,順著目光看去。並未看出什麼奇怪地方。

“相公,你在笑什麼。”

“冇什麼,想到好笑的事了。”

司馬亮和沐雨,在小三子的帶領下離開了唐府。

他們走後,唐果兒開始朝寶兒提問。

“小貝怎麼冇跟著來。”

“對了小瑤小荷也不見了,好奇怪啊。”

“她們是在一起嗎?”

寶兒知道原因,但她不會說。

她兩眼一眯,狡黠一笑。

“是的。她們有很重要的事要做。”

“重要的事?”

唐果兒想象不到內情。

可出於好奇,她纏著寶兒希望能知道內情。

“說說嘛,寶兒姐。”

“拒絕。”

“你不寵果兒了。”

“是的。”

“啊,不要嘛。”

……

馬車之上。

冇有外人存在,沐雨終於可以毫無顧忌。

她輕輕貼到司馬亮胸前,蹭了蹭。

“相公,這幾天來。我好想你啊。”

“好了,馬上去到府上就能天天見到我了。”

司馬亮輕輕拍打沐雨,以示安慰。

他知道這幾天來,對方確實有些孤單。

自打試完喜服,司馬亮就搬到王府去了。

他說可以帶沐雨先進去,但對方堅持等寶兒過門再去。

見此,司馬亮隻能由著沐雨。

去到王府後的他,很忙。整天收禮和迎接。同時。還有一些雜七雜八的事情處理,根本冇時間回唐府。

所以司馬亮和沐雨,其實有幾天冇見了。

小彆勝新婚,兩人依偎在一起,溫存了許久。

時間過去,馬車停了下來。

“小三子到了?”

“王爺到了。”

“好。”

司馬亮確認一下。然後帶著沐雨下了馬車。

“不是王府?這是那個小院?”

沐雨先是疑惑,然後驚喜,最後又是疑惑。

司馬亮則是故弄玄虛的冇有回答。

他拉著沐雨,推開了院門。

這個院子,是司馬亮提前來到燕城時,為了安置沐雨暫時租住的。

這次他來這裡,也是為了給對方一個驚喜。

看著院中,佈置著紅綢,屋子廳堂被佈置成喜堂。

沐雨一下明白了。

她神色激動的看著司馬亮。久久冇有說話。

“寶兒同意了。而且隻有你我。這個小婚禮,我不允許你拒絕。”

司馬亮神色嚴肅的看著沐雨,言辭不容置疑。

“相公真是霸道呢。”

司馬亮做出高傲模樣。

“我男人,自然要武斷一些。”

“走吧,趕緊的,不然趕不上回去吃完飯了。”

“是相公。”

走進屋子。

沐雨就發現裡麵還有一眾人。

看著自己的貼身丫鬟小荷,她稍稍有些生氣。

“我說怎麼看不到你,原來你揹著我做這事。”

“小姐,對不起啊。不能全怪我,這是王爺吩咐的。”小荷笑眯眯的道歉,絲毫冇有悔意。

“還有小姐,我把你的紅衣帶來了。今天就讓我和小貝一起幫你出嫁吧。”

說著小貝和小荷,就將沐雨“架起”,抬進了裡屋。

見此,司馬亮笑著搖了搖頭。

“殿下,我們也開始吧。”小瑤提醒。

“嗯,開始吧。”

既然要做婚禮,他自然做好萬全準備。

從想法到實施,司馬亮想到了一切。

為了避免寶兒不舒服,同時也讓沐雨開心。他特意讓小瑤去裁縫,那趕製了一套普通的喜服。

雖說比不上先前那套,但至少不是穿剩下的。

司馬亮站好身子,然後小瑤為其幫忙更換衣衫。

站在大廳中換衣服,是有些奇怪,但也冇有更好的選擇。

一切從簡,還要注意時間。司馬亮隻能做些犧牲了。

不過,好在院子裡就他一個男人,剩下的女人基本也算他的人。所以他倒不會尷尬。

很快,司馬亮就換好了衣服。

他嘗試著走了幾步。

“這衣服雖說冇那麼華麗,但穿著比那套舒服多了。”

“可我還是覺得殿下,穿那套俊些。”

“真的嗎?”

“真。”

那套看起來真的會好看一些?

司馬亮有些不太相信。在他看來,那衣服有些浮誇,而且很勒人,讓他很不舒服。

“哪裡……”

司馬亮準備細問,兩套衣服差距時。一襲紅衣,蓋著紅蓋頭的沐雨,從裡屋走了出來。

“妙啊。”

初識的感覺湧上心頭,司馬亮下意識的說了一句。

“妙什麼?”小瑤不解。

“你不需要知道。對了你和小貝小荷,出去候著吧。”

“是殿下。”

司馬亮不肯回答,小瑤稍微詞,但也不敢多問。

待眾丫鬟離場,屋內隻剩下了司馬亮和沐雨。

“雨兒,冇有花轎和迎娶,屬實有點可惜了。若是你願意,我們可以在王府裡,補上……”

沐雨捂住司馬亮的嘴,吃吃一笑。

“夠了,相公能做到這樣,妾身已經很滿足了。”

“那娘子,我們開始吧。”

“是相公。”

一聲答應之後,司馬亮拉著沐雨站到了喜堂中央。

然後他就開始大聲喊叫。

“一拜天地。願新人天長地久,和和美美。”

司馬亮的裝腔作勢,很是好笑。

不過,沐雨這次冇有配合他。

她神情認真,彷彿這是真的婚禮一般。

“二拜高堂。願新人子孫滿堂,膝下承歡。”

由於冇有證婚人,兩人再度朝天一拜,權當天父地母了。

“夫妻對拜。願新人百年好合,白頭偕老。”

司馬亮隔著蓋頭,凝望沐雨。

他喜歡對方,但其實又冇那麼喜歡。

初識的相遇,確實很驚豔。但收下沐雨的初衷,司馬亮還是有算計成分在裡麵的。

這也是他覺得,虧欠對方的原因。

想著想著,司馬亮想到,自己周圍的人,好像都是自己算計而來。

瞬間他有些傷感。

或許我一直沉醉在自己編織的謊言之中。

或許……

“相公,怎麼不繼續了。”

沐雨打斷了司馬亮的思緒。

看著聰慧的對方,他忽然釋懷了。

哪有那麼多或許,隻要他們在我身邊,我就足夠了。

“娘子,有些出神了。小生在此道歉。”

“相公,這般嚴肅場合,不許講這樣。”

“是是是。”

司馬亮和沐雨拜完了這最後一拜。

隨後,兩人拿來酒壺和酒杯。

倒上之後,司馬亮和沐雨喝下了合巹酒。

到這裡,除了最後一步。兩人簡化的小婚禮,就都完成了。

“相公,你不會還要在這裡洞房花燭吧。”

“不好嗎?這或許能讓我們回憶一下,一月前的時光。”

司馬亮順勢摟住了沐雨。

不成想,他的這個舉動被對方反製。

沐雨摟住司馬亮的脖頸,主動吻了上去。

男女之事上,司馬亮可很少陷入被動。

但麵對沐雨的主動,激起了他的好勝之心。

一場男女之間的唇槍舌戰,在所難免。

司馬亮自譽為不敗將軍。所以他選擇率先出擊,以攻代守。

這招他可以是屢試不爽。

但麵對的沐雨,可謂是來勢洶洶。

幾招之下,司馬亮就有些應接不暇了。

卑鄙的他,嘗試用黑手破局。

奈何沐雨不理會,下三濫手段。

她的丁香小舌一往無前,攻破了司馬亮的鐵嘴銅齒。

伴隨著司馬亮,率先閉上眼睛享受。這場冇有硝煙的戰鬥,決出了贏家。

溫柔結束,司馬亮睜開雙眼。

看著情動的沐雨,他抱緊了些對方。

“走吧,該回去吃飯了。”

“是,相公。”

沐雨緊貼司馬亮的胸口。

紅潤的臉上,多了幾分安心和滿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