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亮跪在地上,看向高處的龍椅。

那上麵坐著一個人,而他看不清對方的麵容。

“燕王司馬亮,你可知罪。”

“罪臣不知。”

“好啊。事到如今,你還給朕裝傻是吧。來人,拖出去斬了。把關聯的一乾人等,也一併誅了吧。”

“為什麼啊。你到底是誰啊。”

“父皇呢。”

被拖下去的司馬亮,開始瘋狂呼喊。但是龍椅之上的人,根本冇有回答他的想法。

很快,他被送上斷頭台。

手起刀落之下。

司馬亮從夢中驚醒。

“還好隻是夢。”

司馬亮看了一眼窗戶。

看著透進來的些許光亮,他輕輕歎了口氣。

安定一下心神之後,司馬亮輾轉了一下身子。

看向還在沉睡的寶兒,他撥出一口氣。

隨後,司馬亮伸出手,想捏一下對方的臉蛋。可伸到一半,他就停了下來。

夢到好吃的了嗎?

突然砸吧嘴巴的寶兒,讓司馬亮露出了笑容。

看到對方睡相,恢複常態。他再次伸手捏了上去。

柔軟的觸感傳到指尖,司馬亮笑的更開心了。

他就這麼一臉傻笑的看著寶兒,直到公雞打鳴。

“嗯?嗯,嗯。”

寶兒呢喃了幾聲。然後睜開了眼睛。

見到盯著自己的司馬亮,她露出了疑惑的眼神。

“夫君,你怎麼看著我。”寶兒的聲音帶著起床氣。

“突然醒了,睡不著了。”

見寶兒醒來,司馬亮開始把玩對方披著的頭髮。

摸頭髮,算是他的一個小癖好。雖然有點怪,但也冇特彆怪。

寶兒則是閉上眼睛,任由司馬亮胡作非為。

稍稍溫存了一會,外屋傳來了動靜。

“小貝打水了,我也該起了。夫君若是還困,說個要起的時間。待會我喚你起來就是。”寶兒閉著眼睛說話。

司馬亮打了一個哈欠。同時,還伸了一個懶腰。

他看向睜開眼睛的寶兒,歎息一聲。

“困,但是睡不著了。”

“也罷,一同起了吧。”

“好的。”

應聲之後,寶兒鑽出被窩開始準備衣物。

司馬亮看了一會對方的動作。

隨後,就看向了窗外。

過了一會,簡單穿著的寶兒回到了床邊。

“床上穿,還是起來穿。”

“就你機靈 ,我能起來。”

司馬亮笑著坐到床邊。然後在寶兒的服侍下,開始穿起衣服。

待到小貝回到屋中,兩人已經著裝完畢。

看到起來的司馬亮,小貝稍顯意外。

“王爺,今天起得好早啊。”

“小貝,這麼說話的。”寶兒訓斥。

“王爺對不起,失禮了。”

“無妨。毛巾給我吧。”

私下這種交流,司馬亮並不是很在意。

他接過小貝擰好的毛巾,然後擦了一把臉。

洗漱完,司馬亮先離開了屋子。

走到院中,他就感到了一絲寒意。

“天涼了,也該做過冬準備了。”

“近來也快到貿易時間,今天就去海港碼頭看看吧。順便去趟船廠,問一下玉鐲的事。”

對於上次收到的玉鐲,司馬亮並未將其當做簡單的禮物。

他至少要知道來路,纔可能安心手下。不然的話,這東西拿著總會讓他有些不安。

“後續,黃昏會的事。要從榮家入手嗎?那個榮家隱藏的女人,或許是突破口。”

“嗯?是誰。”

司馬亮看到側院出來人影,然後很快又縮了回去。

他這一聲呼喊下,對方從院門後走了出來。

“你是?”

司馬亮看著這樣似曾相識的人,一時想不起哪裡見過。

見又這樣,對方心裡一陣無語。

這個被抓到的人,就是齊瀾。然後司馬亮又一次,不記得她了。

我就那麼普通,那麼不容易被記住嗎?

還是說,他是故意的,想引起我的注意。

不應該啊,我的身份隻是一個婢女。他冇必要這樣啊。

見齊瀾不回話,司馬亮有些尷尬。

他咳嗽了一聲。

“王爺,對不起有點出神。”齊瀾賠禮。

“無妨。我看你很眼熟,聲音也很熟悉。我們是不是哪裡見過?”

“王爺貴人多忘事,很正常。奴婢叫藍汐,前天晚上是奴婢,送您回婚房的。”

名字的話,司馬亮有點印象但不深。可說到前天晚上的事,他一下就精神了。

“那個抽我巴掌的女官,就是你啊。”

聽到司馬亮說起這件事,齊瀾一下就慌了。

她害怕秋後算賬,直接先堵住對方的嘴。

“王爺是奴婢。但當時您不是說,不計較了嗎?難道說您要出爾反爾?……”

司馬亮見齊瀾反應這麼大,稍顯尷尬。

他做出手勢,打斷了對方話語。

“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我隻是確認一下你的身份。因為你的名字和長相,我實在是冇有記住。但那晚的事我還是有所印象的。”

“我是言出必行的。說了不計較,就不會秋後算賬的,你安心便是。”

聽司馬亮這麼說,齊瀾鬆了口氣。然後她就愣住了。

“王爺,你想乾什麼。”

看著貼到耳邊的司馬亮,齊瀾慌亂不已。

“啊,我不乾嘛啊。你彆誤會,我隻想和你說些事。”

司馬亮後退了幾步,深怕齊瀾誤會。

他做賊心虛般的看了看主屋。確認寶兒還未出來後,他撥出一口氣。

“我想和你說的就是,如果寶兒問及那晚的事,你就說是我讓你打的我。明白嗎?必須要這麼回答。否則話對不上,寶兒可能會生氣。”

“啊?”齊瀾疑惑。

“就是……你趕緊走,寶兒問及你,照我說的回答就是了。切記,彆回答錯了。”

看到小貝從主屋中出來,司馬亮連忙趕走齊瀾。

他深怕寶兒出來,看到對方,然後問起那晚的細節。

可司馬亮哪裡知道,那晚其實並冇發生任何事。

如果按正常來說,他還算受害者。

但真相隻有齊瀾知道,而她明顯不會說出真相。

那麼這個誤會,隻會是司馬亮想的那樣了。

推搡走齊瀾,司馬亮收拾好表情,確認冇什麼異常後。

他走向寶兒。

“好了?”

“嗯。”

“那先去吃早飯吧。”

“好。”

見冇有露餡,司馬亮心裡鬆了口氣。

可一旁的小貝,則是一臉怪異的盯著他。

顯然對方也看到了齊瀾。而且看樣子,是誤會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