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呂家碼頭,司馬亮來到,一片裝有大門的地方。

這邊是他租賃下來的私人碼頭,用以停放船隻以及存放貨物。

敲過大門,趁著等待的時間。

司馬亮看向海邊停靠的船隻。

這些大多從私人手裡收來的船隻,外形都不統一。

有新有舊,有大有小,加上擺放也不是很好,看上去有點亂糟糟的。

“等來年,就把這些規格比較小的船,租賃或者賣掉吧。”

“如果組個船隊還是這樣,那也太丟人了。”

司馬亮自言自語。

嘎吱。

大門被打開。

一個守衛探出一個腦袋,張望了一下。

見到司馬亮後,他整個走了出來。同時行禮問好。

“王爺,您好。是找馮老爺還是要看看裡麵啊。”

“看看。當然也通知一下馮司。”

“是王爺。”

守衛拉開大門,做出一個請進姿勢。

隨後,司馬亮步入私人碼頭。

進到裡麵,氣氛就完全不一樣了。

不僅人比較少,而且來往的大多都是司馬亮的府兵。所以看上去不像在碼頭,而是在軍營。

由於馮奇還冇來,守衛代做介紹。

“王爺,不怕潮的貨物基本裝完了,所以冇什麼人乾活。現在裡麵,大多是和在下一樣巡視的人。”

“我知道了。”

司馬亮邊聽邊走了一會。

一個熟悉的身影,就從旁邊倉庫裡走了出來。

待到身前,馮司熱情的老臉湊了上來。

“王爺,您怎麼來了。還來的這般早。”

“起早了,冇什麼事,就過來看看。待會順道去船廠看看。馮奇應該在了吧。”

看著精神抖擻的馮司,司馬亮不免感歎。

這般年紀,起那麼早,還有這麼有精神,真是會調理啊。若是我以後這般年紀,能像他這般硬朗嗎?

馮司並不知道司馬亮的疑慮,繼續順話問道。

“這樣啊,那挺好的。馮奇和我一道出門的,應該到船廠了。既然您要轉轉,那在下帶著您看看吧。”

司馬亮收起思緒看了一眼馮司。然後點了點頭。

“行吧。我往船裡看看。”

“是王爺。”

挑選一番後,馮奇領著司馬亮,走向一艘較大的海船。

走過跳板,進入船艙。

馮司熟練的點亮一盞油燈。然後繼續指引。

藉助略顯昏暗的燈火,司馬亮檢視起船艙裡的情況。

“還有很多空餘啊。”

“是的王爺。雖說還有些怕潮的貨品冇放上來,但即便全裝了,大部分船還是比較空的。”

“其實原先商品和船隻是差不多的。但從呂家多收下幾艘船後,為了壓倉,原本裝好的貨物又分了分。所以看上去,就空了許多。”

司馬亮點了點頭,表示瞭解。然後他想到了呂大少先前做的事。

“呂家那邊的情況,你瞭解過了嗎?”

馮司思索了一下。

“王爺,您說的是代售和采買之事。”

“對。”

“王爺,您是想我們也做這個營生?”

司馬亮察覺到言外之意。

“你好像不是很看好這門生意。”

馮司神情嚴肅,點了點頭。

“海運冇跑過,但漕運在下乾過類似的。雖說能降低空倉率,能增加一些收入,但還是有些不確定因素。”

“若是船數少的話,也管的過來。但我們控製的船比較多,在下怕出什麼問題。”

“尤其這次是和他國貿易,出航前還要經過衙門檢查。要是被查出一些不該帶的東西,那就麻煩了。”

“況且,也就前兩次貿易收益比較可觀。後續,通商條件就降低了。會有很多中小船家,會做這樣的營生。門檻低了,利潤也不會那麼高了。”

“所以在下認為,不是特彆大的代售或者采買,冇有參與的必要。畢竟王爺身份特殊,冇必要為了蠅頭小利,惹來一身麻煩。”

聽著馮司分析,司馬亮覺得挺有道理。

他原本就是臨時起意,並冇有細想過太多。現在知道利弊,自然不會強求。

“你說的確實有道理,那就維持原樣吧。”

“是殿下。”

隨後,馮司帶著司馬亮看了看,海船內部的構造,以及裝好的貨物。

不過,這個時間並不長。

海船裡麵看著挺整潔的,但還是有股不好聞的味道。

司馬亮本來就是,好奇看看。新鮮勁過去,環境還那麼差,自然不想多做停留。

走到甲板上,他深呼吸了一下。

感受著略帶海味的空氣,司馬亮感覺放鬆了些。

一下跳板,一個急匆匆的身影出現在了司馬亮麵前。

不用猜,就是姍姍來遲的小三子。

“王爺,奴纔來遲了。”

司馬亮看著小三子滿頭大汗,表情稍稍變了變。

“不你來的剛剛好。我真準備走呢。”

“啊?”

小三子傻眼了。

他纔剛到,司馬亮就打算要走了。

雖說小三子不可能怪對方,但突然的變化,還是讓他有些懵。

回過神來的他,趕忙道歉。

“對不起,王爺。奴才這就去準備馬車。”

“你好像有點不情願啊。”

“王爺,奴才怎麼敢呢。”

司馬亮笑著拍了拍小三子的肩膀。

“那就好。”

一旁聽到兩人交流的馮司,又湊了上來。

“王爺是打算走了嗎?那在下送您到門口吧。”

“行吧。”

就這樣,馮司跟著司馬亮和小三子。將兩人送到了門口。

行禮分彆後,馮司站在門口目送司馬亮遠走。

直到對方消失不見後,他才轉頭回到門內。

關上門,馮司想起司馬亮剛纔問起之事。

“還好王爺是聰慧之人。若是像那個呂大少一樣,那就麻煩了。”

說到這,馮司鬆了一口氣。

“也不知道呂丘怎麼想的,真就放心讓呂大少來乾。”

馮司覺得對方行為,實在太冒失了。都能做這種買賣了,還計較蠅頭小利。這要是出點事,哪是什麼銀錢能彌補的。

“算了,呂家的事他們自己去操心吧。我管好自己的一畝三分地就行。近來碼頭上多了不少生麵孔,得看緊一些,不然,出些問題也麻煩。”

馮司不再想呂家的事。他轉過頭和守衛叮囑了幾句。

隨後,他又獨自前往了碼頭區域,準備檢查一下,每一艘船的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