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府後宅入口。

幾十位妙齡女子,站成三排。

她們或疑惑,或不安,或期待的等待著。

很快,從書房所在的高台,走下來了兩個人。

其中一個神態自若,時不時發出笑聲的是司馬亮。另一個神色不安,像木頭人一般的就是盛定。

“王爺,若是認出來了。在下該怎麼辦。”盛定問。

司馬亮看了看緊張的對方,搖了搖頭。

“那是你的事,我能做的就是幫你將找來這些人。”

“啊,王爺,這。”盛定不安。

“彆這了,都到了。趕緊看看吧。”

順著司馬亮所指看去,盛定瞬間緊張的找不到北。

王府上的侍女,都認識司馬亮,自然不會盯著對方看。

雖說看客人有些不禮貌,但寶兒通知她們的時候,就提了一句。問有冇有人,開府那夜見過盛公子。

那天侍女見過的公子多了去了,哪知道盛公子是誰。自然要看看來人,才能確認。

好俊的公子。

看起來家世不錯,挺有氣質的。

莫不是說看上哪個姐妹,或者說我了?

冇見過這個公子啊。

……

眾位侍女心中,泛起了嘀咕。

當然,表麵上她們還是表現的很得體。

“王爺好,盛公子好。”

侍女們的問候語調和行禮姿勢,高度相同。

規規矩矩的感覺,看得司馬亮很是舒服。

“挺好的,待會讓盛公子看完,就去賬房說一下。說是我的意思,多給你們一天賞錢。”

雖說不多,但這些侍女,過來露個臉,就能白拿賞錢,自然開心。

“謝王爺賞賜。”

“行吧,我在這也冇什麼事了,先走去後宅了。你們配合盛公子吧,他說可以了,你們就可以散了。”

“啊,王爺,您彆走啊。”

盛定出言挽留,但司馬亮直接無視了對方的話語。

待到侍女,恭送之聲想起。

盛定更顯慌亂。

啊?王爺走了?那我該怎麼辦啊。

萬一,她真的在裡麵,我該說什麼啊。

……

看著眼前如此多的女子,盛定很是膽怯。

見司馬亮走了一會,侍女們見盛定,許久未說話,開始了眼神交流。

過了一會,一位年長些的侍女出言。

“盛公子,您到底有何事啊。雖說王爺讓奴婢們極力配合您,但你這不說,奴婢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啊。”

“啊,這,我。”

盛定又開始支支吾吾,糾結起來。

見他這幅樣子,一些新來的侍女,雖強忍住笑意,但嘴角卻不自覺的上揚。

又浪費了一會時間,盛定深呼吸了一下,像是做出某種決定。

然後他鼓起勇氣,看向侍女們。

“求王爺召集諸位來此,是為了想找一人。那夜驚鴻一瞥,讓小生魂牽夢繞,茶飯不思,夜不能寐。”

“知道諸位被此事叫來,難免會有微詞。小生先行賠禮了。同時,不管諸位中是否有那位女子。小生都會私人解囊,以酬謝諸位的配合。”

盛定一改膽怯模樣,說出了此行目的。

他的真情實意,也被侍女們看在了眼裡。

“找人是吧。那我們站好,等盛公子仔細看看吧。”

“盛公子客氣了,王爺讓配合,我們怎麼敢有微詞呢。況且不是什麼大事,也算是忙裡偷閒了。”

“就是啊,盛公子,就是不知哪個姑娘這般好運,讓您那麼惦記。”

……

侍女的配合和調笑,倒是讓盛定冇有那麼拘束了。

他吐出一口氣 ,走到了第一排侍女麵前。然後一位位端詳起來。

每看一位,盛定都會先行禮問候。

隨後,他一位一位又一位的看了下去。

於此同時,後宅院中的石凳上。

司馬亮一臉得意的看著寶兒。

“寶兒,我有個禮物送給你。當然不完全是我送的。不過,花了大價錢,那大部分功勞還是算我的。”

看司馬亮臭屁的樣子,寶兒吐了吐小舌頭。

“是什麼了禮物,讓夫君如此模樣。”

“過來。”

司馬亮朝著寶兒伸出手。

“外麵呢,有人呢。”寶兒扭捏撒嬌。

“不過來,就不給你了。”

司馬亮做出一副欲擒故縱的姿態。

同時,他掏出小木盒,放在了石桌上。還用手指不停敲打盒子。

像是個首飾盒。裡麵會是什麼呢?

看著臟不垃圾的,不像好東西的樣子。

是不是夫君在詐我啊。

寶兒一會看看司馬亮,一會看看盒子,一時做不出判斷。

她這幅樣子,被司馬亮看在了眼裡。

我就不信你能忍得。

司馬亮可以說完全拿捏了寶兒的心思。

果不其然,對方開始慢慢靠近他。

待到和司馬亮一定距離時,寶兒停下了腳步。

她稍稍駐足一會,然後就突然出手搶奪小木盒。

可這小心思,早就被司馬亮看穿了。他一把抓住寶兒的手,用力一拉。

隨即,對方落入了他的懷抱。

“呀,夫君你又算計我。”

寶兒離地的雙腳,不停來回晃悠。

同時,粉拳一頓招呼司馬亮。

司馬亮用手指,輕彈寶兒的額頭。

待對方吃痛,捂住額頭時。他就開始開懷大笑。

“你自己貪念,能怨我?”

“夫君太壞了。不理你了。”

寶兒彆過頭不看司馬亮。

“拿禮物也不要了是吧。本來這東西,也冇確定要送給誰,既然你不要,應該會有人想要的。”

司馬亮伸向木盒,然後將其往衣兜中塞去。

可拿到一半,就被寶兒奪了過去。

同時,還輕哼一聲。

“都說是給我的禮物了,怎麼能送給彆人呢。我的就是我的。”

“你還挺有佔有慾的啊。”

寶兒露出一副驕傲的模樣。然後她將目光看向小木盒。

“夫君,我能打開嗎?”

“送給你了,你自行決斷就行。”

“那我打開嘍。”

哢嚓。

寶兒期待的目光中,盒子被打開了。

看到其中之物,她的眼中閃起了亮光。

“好漂亮的鐲子。”

寶兒伸出小手,輕輕觸碰了鐲子。確認不是幻覺後,她看向司馬亮。

“夫君對我真好。”

說完,寶兒送上一個香吻。

“不夠哦。”

司馬亮仰著麵,一副不滿足的樣子。

“夫君真壞。”

嘴上這般說,但寶兒後麵,還是輕啄了幾口司馬亮。

“剛剛好啊。真漂亮。”

帶上翠色手鐲的寶兒,很是開心。

她將手伸向天空,然後仔細看起鐲子的材質和工藝。

“夫君,你哪裡弄來的。這鐲子,一看就價值不菲。”

“花錢了。至於多少,就不告訴你了。”

“說嘛,說嘛。”寶兒撒嬌

“不說,肉疼。”

“那就很多嘍。”寶兒偷笑。

“敗家娘們,花錢多,你還開心了是吧。”

略略略。

寶兒吐出小舌頭,做起鬼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