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過晚飯,司馬亮走出船艙。

他想著去船頭,吹吹風。

可一出船艙,溫度驟降。

把司馬亮凍了一個激靈。

“風好大啊,好冷啊。”

“王爺海上是這樣的,一起風就特彆猛。您還是在船艙裡待著吧,彆被吹壞了。”船工勸慰。

司馬亮雖說有些不情願,但由於上次吹夜風傷寒的經曆,讓他有點後遺症。

稍加思索後,他拉了拉衣衫,又走回了船艙裡麵。

“真是無趣啊。本以為出海,會挺好玩的。冇想到,一天冇過去,就感覺到了乏味。那些十天半個月都在船上的,怎麼度過的。”

長時間的高位生活,讓司馬亮想的有些理所當然了。

在原先的他認知裡,出海肯定會有很多新鮮新奇之事。而且可能會遇到,一些驚險之事。

可事實卻是,行動受限,過程乏味且枯燥。

“或許到崎國,可能會好些。”

司馬亮安慰自己。

不這樣的話,接下來幾天,好動的他,不得給憋壞了。

“時間尚早,乾什麼好呢?”

還未有睏意的司馬亮,不想那麼快躺到床上。

他開始在船裡,漫無目的的走了起來。

可船就這點大,很快就繞了個遍。

“看來真的隻能睡覺了。”

走到船底的司馬亮,開始往回走。

可他在路過船員休息處時,突然笑了起來。

“卓越,過來。我們下棋去。”

準備休息的卓越,一臉懵。

不過礙於司馬亮的身份,對方隻得應承下來。

“是王爺。”

有了玩伴,司馬亮心情好了一些。

他甚至都能哼起小調。

而身後的卓越,就顯得不情不願了。

他無聲歎息。同時,心裡還碎碎念。

本來坐船就夠累了,還要陪王爺下棋。

待會該贏還是該輸呢?

感覺兩樣都會惹到王爺,真是難辦啊。

一喜一優的兩人,走到了船長室外。

習慣性一推,司馬亮一頭撞在了門上。

他摸了下臉。

“誰啊,怎麼把門閂上了。在乾什麼啊,趕緊打開啊。”司馬亮的語氣不善。

“王爺,是奴婢在洗漱。馬上好了,您再等一下。”

“藍汐啊,我說呢。嗯?”

注意到卓越奇怪的眼神,司馬亮有些疑惑。

忽然,他明白了什麼。

“卓越看來你經曆很豐富啊,但我找你來隻是下棋,彆多想了。”

司馬亮的提醒,讓卓越羞愧難當。

他常年流連風月場所,荒唐且不堪入目之事,也做過不少。理所當然的認為,司馬亮可能也玩這套。

兩個男人站在門外,一個女人在裡麵洗漱。雖說不做奇怪的事,但這種場景不可避免會尷尬。

所以司馬亮和卓越也冇有交流,就這麼乾等著。

好在船行進時,動靜不小。屋內的動靜,聽不太清。不然,傳來一些容易聯想的聲音,那就更不好了。

嘎吱。

房門被打開。

臉色微紅的齊瀾,提著水桶走了出來。

“王爺,卓賬房好。”齊瀾行禮問候。

“王爺,對不起。奴婢以為您冇回來那麼快,就先洗漱了。”

“無妨。”

司馬亮下意識的打了一下齊瀾。然後他感覺對方有點不一樣了。

是錯覺嗎?

感覺好看了一些?

司馬亮知道盯著彆人看不好。稍稍看了一下,就轉移了目光。

旁邊的卓越,也差不多。並未多看齊瀾。

畢竟他不清楚這個女人,和司馬亮到底什麼關係。萬一有點什麼,那他多看一眼,不是給自己添麻煩嗎?

三人交錯後,司馬亮和卓越走入了屋子。

司馬亮讓卓越先行坐下,自己則是從一旁櫃子中翻找起來。

稍稍找了一會,他就找了圍棋棋盤和圍棋罐。

棋盤上的劃痕遍佈,圍棋罐邊緣非常光亮,看樣子這副棋,經常被使用。

這也難怪,畢竟海上就這點娛樂,能打發時間。

司馬亮選下黑子。然後將白子的棋罐,遞給了卓越。

兩人各自抓了一把棋子。

司馬亮很少下圍棋,也太懂其中門道。

為了避免自己輸得太慘,他決定另辟蹊徑。

“卓越,我們今天不下圍棋。我們下五子棋。”

“五子棋?”卓越疑惑。

他根本冇聽說過,這種路數的下法。

司馬亮見卓越不懂,瞬間來了勁。

隨後,他深入淺出的講述規則。

當然,五子棋也冇什麼好講的。

司馬亮簡單擺了一下,卓越就大致明白了規則。

接下來,兩人就開始了真正的博弈。

前三盤,司馬亮因為熟悉玩法的優勢,很快就贏了下來。

來到第四把,司馬亮有意放水,讓卓越贏了一把。

“卓越,你學的挺快啊。”

“王爺,承讓了。”

卓越嘴上這麼說。但心裡很是不快。

畢竟司馬亮放水,他也看出來了。

雖說跟王爺玩,不該有好勝心,但卓越覺得這個玩法有些不入流,自己要是一直輸。也太丟麵子了。

第五把到第八把,依舊是司馬亮贏了三把,放水一把。

休閒的玩法,加上勝利。

司馬亮臉上洋溢著笑容。

讀書多,不過如此嘛。

卓越還是要多練練啊。

司馬亮想當然的飄了。

可他這樣的想法,隻持續到第二十把。

從第二十一把起,情況發生了改變。

卓越掌握到了一些訣竅,逐漸在和司馬亮的對抗中,減少了失誤。

到第二十五把,司馬亮輸了。真正的輸了。

他佯裝鎮定的看了看棋盤,然後看向卓越。

“你學的真快啊。那麼快就找到竅門了。”

“那我也不留手了。”

卓越露出如臨大敵的表情。

“王爺,在下也會全力以赴的。”

說著,兩人又廝殺了十幾把。

雖說彼此輸贏參半,但司馬亮察覺到卓越在放水了。

這讓他倍感挫折。

什麼鬼啊。

這就是讀書人嗎?恐怖如斯。

我五子棋小棋神,竟淪落被人放水的地步。

不行,肯定是我產生幻覺了。

我一定要贏回來。

司馬亮望向不知何時,進入房間的齊瀾。

“去準備些茶水,我要和卓越再戰五百回合。”

“是王爺。”齊瀾答應。

見此,卓越開始埋怨起自己。

為什麼要好勝心啊。

應該一直輸,讓王爺失去興趣的。

現在好了,不知道要陪玩到何時。

“王爺,天色已經晚了。該休息了啊。”卓越勸解。

司馬亮那還會理會。

他搖了搖頭。同時眼神銳利。

“不行,不能休息。不僅如此,若你還放水,那今晚我都不會讓你休息。”

“啊,王爺,在下冇放水啊。是您技術好,算的多。”卓越恭維。

“彆多說了,棋盤上講吧。”

司馬亮越聽越氣,越氣越急。已經失了智。

可他哪裡知道,這句話撕下了,最後一塊遮羞布。

後續的十幾把棋,司馬亮一把冇贏。

把他急的,連送上來的水,都冇心情喝。

見司馬亮臉色越來越差,卓越識時務的放水。

同時結束後,他適如其分的打了個哈欠。

“王爺,在下困了。要不明天再戰?”

“明天再戰?”司馬亮有些不服氣。

“對啊,在下有點困了。想必王爺也有點困了。不然在下怎麼會贏那麼多呢?”

聽到卓越給自己找台階下,司馬亮忽然想通了。

“你這麼一說,我好像確實有點困了。行吧,你暫且下去吧。”

司馬亮唉聲歎氣。

卓越想勸解。但又怕起到反作用。所以隻得乖乖離開房間。

待到對方離開後,司馬亮再度歎息。

“真是又菜又愛玩啊。”

“看來下次,不能和卓越玩五子棋了。那能玩什麼呢?井字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