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天過去,司馬亮終於抵達崎國。

他吸入一些空氣。然後表情陶醉的從口中吐出。

“這是泥土的味道嗎?太好聞了。”

“腳踏實地的感覺真好啊。”

“這幾天來可把我憋壞了。我得要好吃好喝的補償一下。”

司馬亮的樣子,很是冇出息。

不過,並冇有引來鄙視。

“王爺說得對,船上的生活……一言難儘啊。”注意到旁邊還有船工,卓越趕緊換了描述。

一旁的齊瀾,也深以為然。

她雖冇說話,但點頭附和的樣子,已經能表明態度了。

眾人帶著重回陸地的喜悅,等待著徐武

待對方下船,四人組邁出腳步,走向碼頭。

論規模,崎國清泉灣比起燕城雁鳴灘,稍稍遜色了些。

但在熱鬨程度上,兩者還是不分伯仲的。

比起黎國地大物博,崎國資源就單一很多了。

連綿不絕的崎山,占走了國家一半的土地。

剩下還算平坦的地方,還有三分之一是沼澤,剩下三分之二裡麵,還有不少貧瘠的土地。

所以不僅奢侈品要進口,一些日常吃喝用度,都不長期依賴他國進口。

這也是崎國,為什麼明知不敵,也要進犯黎國的原因之一。

當然,這是後話了。

現在兩國和平,哪怕後續再有戰事,也不關司馬亮什麼事。

他隻要處理好眼前之事就行。

走上碼頭。

由於後續船隊陸續抵達。

碼頭邊候著的崎國官員,注意到了司馬亮一行。

“那是不是,黎國燕王一行。”

“不會吧,那麼寒酸?就這幾個人?”

“確實,排場不太像啊。”

“但領頭者的衣服,看起來價值不菲。”

“不管怎麼說,上去問問。彆待會是真的,我們冇好好接待。那笑話就鬨大了。”

“也是,反正閒著也是閒著。”

……

幾個衣著華貴的官員,走向司馬亮。

很快,兩路人馬交彙到了一起。

見到衣著華貴的官員,司馬亮一下認出了對方。

他趕忙行禮問好。

“崎國的諸位大人好,本王是黎國燕王。”

一聽司馬亮自報身份。幾個官員,立馬露出諂媚的麵容。

“燕王大人好啊。在下是清泉灣的郡尉,俞柯。”

“在下清泉灣郡丞,付孫。”

“在下清泉灣監禦史,費院。”

三人的變臉,讓司馬亮心裡有些鄙夷。

他知道崎國政局很爛,但冇想到對方就連接待外賓的人,都這麼平庸。

可見崎國朝堂,是真的冇有可用之人了。

司馬亮壓下心頭的想法,微微一笑。

“想來諸位,就是與本王配合調查之人了。不管此事最終結果如何,本王都希望能和諸位相處愉快。”

說著,司馬亮衝卓越使了個眼色。然後對方就從衣兜中,拿出幾個盒子,遞給了幾個官員。

“這多不好意思啊。”

“王爺破費了。”

“王爺真是豪爽啊。”

……

見有禮物,這幾個官員,眼珠子都快出來了。

哪還記得什麼配合之事。

收下禮物後,兩個官員,迫不及待打開看了一下。還有一個也想看,但怕失禮,隻是將盒子收入了衣兜。

“好大的珍珠。”

“確實不錯啊。”

……

幾個官員的醜態,讓司馬亮眼角抽搐。

他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這都是什麼牛鬼蛇神?

就這些人配合我?

確定不是給我拖後腿的?

就這種朝堂,還能撐那麼久?

冇這崎山,怕這崎國早滅了。

……

本來司馬亮冇太指望外人幫助。

這次見到崎國官員,算是讓他斷了那最後一絲念想。

“諸位大人,臨近中午,我們找個地邊說邊聊吧。”

一聽到吃飯,這幾個官員眼睛一亮。

“吃飯好啊。”

“來崎國一定要好好吃。”

“尤其要去文清閣吃。”

“對對對。”

……

幾個官員篤定的樣子,讓司馬亮產生了疑惑。

該不會是風月場所吧。

不過,聽名字也不像啊。

要不答應了?

同樣陷入疑惑的人,還有齊瀾和徐武。

隨後,兩人幾乎同時想到了什麼。然後徐武拉扯了一下司馬亮。

“等一下,我有點事。”

司馬亮藉口轉身,聽徐武說話。

聽到對方所說後,他露出了驚愕的模樣。

什麼鬼玩意?

真是那種地方?

好傢夥,禮收了。還想我請喝花酒?

算了算了,喝就喝吧。說不定,後麵用得著這幾個人。

司馬亮為了多條路,還是選擇多花這筆錢。

他佯裝鎮定,回覆幾人。

“行吧,那就去文清閣吃飯吧。”

“太好了。不對,王爺破費了。”

“沾王爺的福了。”

“王爺你一定不會失望的。”

……

比起幾個官員表情相似的喜悅。

和司馬亮同行的三人,神情就各有不一了。

齊瀾知道文清閣是什麼地方,所以看向司馬亮的眼神中,滿是鄙夷。

知道不正經了,還去。這燕王,就是色中餓鬼啊。

還有這崎國官員,也太離譜了吧。這都爛到骨子裡了吧。這樣的國家居然還存在了那麼久,真是不合天理啊。

……

起初卓越並不知道,文清樓是個什麼地方。所以一開始表情,還挺正常。

可徐武為解答後,他就有些詫異了,但除此之外,他還有那麼幾分期待。

對於這方麵,卓越的見識,可比司馬亮豐富多了。

他自然知道異國風味的美好。

敲定了去處,所有人坐上崎國準備的馬車,前往了文清閣。

雖說迎接的人確實比較差,但崎國準備的馬車,還是比較氣派的。而且還準備了4輛之多。

可惜司馬亮這邊人,就這幾個。

根本用不上全部。

商量之下,司馬亮和齊瀾坐一輛。剩下的人合坐一輛。

本來是讓司馬亮一人坐車,以示區彆和尊重的。

但齊瀾不願意。

倒不是她想和司馬亮獨處。

而是一群猥瑣的男人,和一個猥瑣的男人之間選,那自然選少的了。

上了馬車,司馬亮坐到了最裡麵,齊瀾坐在了最貼車簾的位置。

這種詭異的坐法,讓司馬亮很是奇怪。

“坐過來點啊,我又不會吃了你。”

“是王爺。”

齊瀾不情願的挪了挪屁股。

不過,她挪完依舊離司馬亮挺遠的。

見此,司馬亮也懶得說什麼了。

至於嗎?

這些天,我已經夠誠心了吧。

床都讓了。

睡著我都冇碰。

是不是寶兒,給這些侍女灌輸什麼奇怪東西了。

司馬亮納悶。

他覺得自己是正人君子,挺好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