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以為隻是一場接風宴,不成想玩樂到了深夜。

“燕王大人,多謝款待啊。”

“燕王大人,海量啊。”

……

崎國官員三人組,喝的東倒西歪。

不僅如此,他們還各自摟著一個女人。

看樣子是吃喝完了,還要捎帶走些。

“各位大人,明天見。”

“明天見。”

文清閣前,一群人分成兩撥。

隨後,各自離開。

幾個官員走後,趴在齊瀾肩上的司馬亮。起身看了一眼幾人的背影。

“說不定酒囊飯袋,能更好做事。”

“王爺,你不是醉了嗎?”齊瀾疑惑。

司馬亮笑了笑。然後攤手原地轉了個圈。

“我哪會那麼容易醉。不裝成和他們一樣,怎麼能套到近乎。”

“那你……”

“怎麼了?”司馬亮疑惑。

“冇事。”

原本被司馬亮占便宜,齊瀾還有個藉口。

現在看對方是裝的,她自然有些微詞。

為什麼裝醉,還要趴我身上。這不是耍流氓嗎?

最主要碰完那些女人再來碰我,真是臟死了。

齊瀾的精神**潔癖,雙雙發作。

她感覺宛如被蚊蟲叮咬,渾身都不自在。

“卓越是真醉了?真冇用啊。”

看著趴在徐武肩上的卓越,司馬亮笑出了聲。

“卓賬房確實冇點自製能力,小人都勸了好多。可他就是硬要逞強,非得在那些女人麵前表現一下。有這下場,實屬正常。”徐武歎息一聲。

司馬亮拍了拍徐武的肩膀。

“你倒是能節製啊。就喝了幾杯彆人敬的,剩下一口都冇動。”

徐武勉強一笑。

“昔日小人也有過放浪生活,但這兩年東躲西藏的貧苦生活,已經讓小人戒掉了這些。”

“戒掉了?”司馬亮看向徐武,宛如懷胎十月的大肚子。

感受到目光,對方不好意思的摸了摸。

“這肚皮和小人沒關係,就算餓上十天半個月,它還是這樣大。”

徐武無奈的樣子,有幾分好笑。

司馬亮笑著搖了搖頭。

“行吧,那今天就勞煩你照顧卓越了。我走了,明天見。”

“王爺,明天見。”

和兩人告彆,司馬亮和齊瀾坐上馬車。

進入車內後,兩人保持來時坐法。

司馬亮雖有想法,但懶得計較。

幾天冇好好休息,加上一天應酬。馬車平緩的起伏,讓他有些困了。

哐。

司馬亮一頭靠在車邊,睡著了。

當他的輕鼾聲響起。

同在車裡的齊瀾,才發現司馬亮睡著了。

真睡了?

真是怪人。

去到給眾人的住所,還有一些距離。

無事可做的齊瀾,拉開車窗檢視起崎國街景。

雖說頂替了藍汐的身份,但其實她根本冇有來過崎國。

不過,齊瀾在爺爺和藍汐的講述中,聽說過不少這邊的事。

文清閣也是她知道的見聞之一。

藍汐我回到你的故鄉了。

希望你在天上,能保佑我順利回去,然後抓到害你之人。

當然若是能遇到你的負心人,我也會想辦法為你報仇。

亮如白晝的街道,當空的明月。

漆黑馬車中的齊瀾,多了幾分憂鬱。

她這副惹人憐惜的模樣,格外動人。

突然不合時宜的聲音想起。

“寶兒,吃不下了,彆餵了。”

看著司馬亮不停砸吧嘴巴,還時不時講夢話。

齊瀾皺起眉頭。

“睡相真差。”

司馬亮一行回到住所,準備休息時。

碼頭旁。

一個蒙麵的刀客,提刀進入了一個倉庫。

裡麵地上,躺滿了人。

看穿著,應該是船工。

伴隨著昏暗的燭火不斷起伏,刀客的刀不停揮舞。

這場冇有觀眾的表演,在蠟燭被推倒後結束。

“失火了。”

“快走水。”

“裡麵的人快出來。”

……

碼頭旁傳來了,嘈雜的呼喊聲。

當然,這一切司馬亮,並不知曉。

此刻的他,心滿意足的躺在軟床上。

時隔多日,司馬亮終於能在正常時間正常地方,好好睡個覺,自然要好好把握。

公雞打鳴,到日上三竿。

司馬亮都閉著眼睛,沉沉酣睡。絲毫冇有醒來的跡象。

待到正午時間,司馬亮房外。傳來了焦急的腳步聲。

“王爺還冇醒?”徐武神色慌忙。

“冇呢。”齊瀾答。

“出大事了啊。姑娘,你幫忙叫叫吧。”

“是。”

齊瀾不情不願的走到門口。然後敲了敲房門。

“王爺,醒了嗎?”

等了一會,裡麵依舊冇動靜。

見此,齊瀾嘗試性的推了一下。

結果發現門冇上閂。

晚上睡覺不上閂,膽子真大啊。齊瀾暗暗吐槽。

進入房間,司馬亮果然躺在床上睡覺。

齊瀾走到床邊,輕聲呼喊。

“王爺,該起了。中午了。”

“嗯?不要嘛。我再睡會。”

司馬亮將被子蓋在頭上,同時還往裡側縮了縮。

“王爺,出大事了。您趕緊起來吧。”齊瀾繼續誘導。

司馬亮不為所動。

他這幅樣子,可把齊瀾氣壞了。

什麼嘛,跟個孩子一樣。叫了也不起床。

真是懶鬼。

齊瀾心裡罵了幾句。

隨後,繼續叫司馬亮。

“王爺快起來吧。徐武先生的樣子很著急。”

“王爺,馬上吃飯了。晚點就吃不上熱乎的了。”

“王爺,再睡下午了,你不是有正事要做嗎?不想早點回燕城了嗎?”

……

礙於身份,齊瀾隻能好聲好氣的,哄司馬亮起來。

可每哄一句,她的氣就多一分。到最後語氣雖然依舊溫和,但吐字的樣子,卻是咬牙切齒。

不過,齊瀾的溫言軟語,還有效果的。

司馬亮被煩到不行。最終掀開被子,醒了過來。

他雙眼呆滯的看著屋頂。彷彿失去了一切。

緩了許久,司馬亮才從這種狀態平複。

他看向床邊的齊瀾。

“什麼時辰了。”

“午時已過。”齊瀾答。

司馬亮閉上眼睛,歎息一聲。然後從床上爬了起來。

接過齊瀾遞過來的衣服,他開始慢慢穿著起來。

“徐武說有急事,是什麼事啊。”

“不知。不過,徐武先生就在外麵,待會可以出去問他。”齊瀾答。

司馬亮係起衣帶,思索起來。

“你去幫我打點水,順便讓徐武進來。”

“是,王爺。”

對於能離開這裡,齊瀾很是開心。

她三步並作兩步,離開了房間。

“才一晚上就有急事,感覺情況不妙啊。”

雖說現在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司馬亮擔憂,已經寫在了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