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泗水國也有份?有證據嗎?”司馬亮傻眼了。

牽扯到兩國就夠麻煩了,再扯到一個泗水國。那事情走向就更不可控了。

柴秀肯定的點了點頭。

“有,死者都是一刀斃命。所以傷口對照起來比較容易。”

“傷口平直,不可能是崎國常見的彎刀。劍的話崎國近來才盛行,用好的人很少,而幾十個死者,傷口幾乎一致,一看就是行家。清泉灣就冇幾個用劍好的。即便暗地有的可能性都很低,更彆說犯下此案了。”

“剩下最符合要求的,隻有泗水國的直刀。這種刀和劍類似,如果隻是抹脖子,幾乎看不出差彆。加上泗水國刀客近來,經常犯事,基本上可以確定是這夥人所為。”

“殿下不用擔心,泗水國會牽連其中。因為雖說是叫泗水國刀客,但也是因為他們來自泗水國。其實他們存在,泗水國方麵都想抹殺。所以崎國的法律,是可以直接對他們進行製裁的。”

聽到解答,司馬亮稍稍鬆了口氣。

他吹了吹茶碗的熱氣,然後小喝了一口。

“這麼說,你有頭緒了?”

“有懷疑對象。不過,覈查起來挺麻煩的。”柴榮答。

“麻煩?怎麼說?”

柴榮歎了口氣,然後起身從辦公桌案後麵,拿來一份地圖。

打開之後,他指向清泉灣東北角的一個碼頭。

“這些刀客盤踞此地,很是棘手啊。”

“這個碼頭由於吃水不夠,隻能停一些近岸的漁船。但由於清泉灣外貿昌盛,漁業不景氣。所以漸漸被廢棄。加上生計被斷,很多良民無路可走,就開始做起走私之類的,違法勾當。”

“而且靠近碼頭,走私方法就很簡單。到深夜時候,用吃水淺的漁船,到走私船上拿貨,然後偷拿回碼頭。”

“一開始還能打擊一下,但有利可圖之事,就會引來不法之徒。最終這片漁村,脫離了衙門控製。”

“啊?不法之徒,還能和衙門作對?”

司馬亮再度被崎國的情況所驚到。

當然,這不能怪他見識少。

而是司馬亮所在的黎國,武力高到爆棚。民間的不法之徒,隻要成氣候,就會被鐵軍清理乾淨。

黎國有貪腐包庇之類的事,但不會出現不法之徒,一手遮天的情況。

畢竟說到底不法之徒,就是權力真空的產物。

而黎國的權利,大多都在司馬家和地方豪族手裡。剩下的邊角,很難滋養出大勢力。

對於司馬亮的吃驚,柴秀有點羞愧。

他唉聲歎氣了一會。

“冇辦法啊。清泉灣能投到治安維護的費用,就是普通城鎮級彆的。但人口和管理範圍都是好幾倍。根本治不過來。而且漁村的人,會交一定稅錢,上麵的大人,自然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

司馬亮想到清泉灣的幾個官員,瞬間明白了。

他歎息一聲,低頭思索局勢。

我手裡冇有武力,衙門也給不了太多幫助。

最關鍵還有內鬼。

這破事,怎麼才能解決啊。

或許,我這個未來駙馬的身份,可以用的著。

那就分頭行動吧。

司馬亮抬頭看向柴秀。

“我想見貴國的王,可以嗎?”

“啊?這想必不太行吧。”柴秀為難。

“為什麼?我是貴國四公主未來夫君,同時還是黎國的燕王。我這身份求見國王,應該不成問題吧。”

柴秀欲言又止,糾結了許久。

最終,他一咬牙。

“燕王大人,其實這幾艘船的貨品。以及被扣押下來的事,根本冇傳到陛下耳中。所以你想直達天聽,會比想象中難很多。”

柴秀語出驚人,司馬亮的表情已經不是震驚了。而是扭曲了。

他知道對方暗示的意思。

能攔下這麼大的事,肯定不會讓司馬亮輕易見到皇帝。

“等等,你說什麼?”

“冇報上去?那傳到黎國的訊息,怎麼是朝野震怒,必須要查個明白?”

柴秀再度唉聲歎氣。

“雖說冇跟在下說過,但在下鬥膽猜測。郡守和幾位大人,並不想把事鬨到陛下那邊。而是想藉機撈點好處。”

“因為您來之前,我們根本冇有接到要調查之類的命令。”

聽到柴秀的猜測。

司馬亮感覺自己受到了侮辱。而且是奇恥大辱。

他難以接受,自己這樣的身份過來。就因為這地的幾個小官想撈錢?

不僅如此,這些滿腦肥腸的官員,還把一件不算特彆難的案子,搞成了收不了場的樣子。

這讓司馬亮更加難受了。

“天哪,崎國都是些什麼牛鬼蛇神。我這輩子都是第一次見。”

“要錢,不會叫個人私下和我說嗎?”

“我服了,鬨得黎國朝野儘知的事,就為了撈錢?我X。”

……

司馬亮破口大罵。他真的急了。

聽到這些話,柴秀羞愧難當。畢竟丟人丟到外國去了。

一旁的徐虎則是滿臉愁容。雖說他可以當笑話聽,但司馬亮能否平穩回黎國,也間接影響其許諾。

他的後半生,可指望著司馬亮呢。

發泄許久後,司馬亮平複了下來。

他第一次發現和聰明人鬥,雖說累吧,但還有跡可循。但攤上蠢人蠢事,他是真的無法預測事態。

“柴秀,這死了那麼多人。訊息壓不住吧。”司馬亮試探。

“以前也有較大的命案,但被監禦史壓下來了。而且此地郡守,上官傅大人是皇親。朝中不少人和其有關聯。所以在下不確定,此事能否傳到陛下耳中。”柴秀歎息。

司馬亮被驚掉了下巴。

不是吧,這麼大的命案都能被壓下來?

這國王權利也太小了吧。

這不是被圈養在宮裡了嗎?

哦對,有可能就是這樣,不然,兄弟之盟這種喪權辱國的條約,怎麼會被簽訂。

司馬亮突然發現是自己錯了。

起先他雖然看不起崎國,但還是黎國狀況去看崎國。所以一直陷入思維盲區。

非常地方,用非常手段。

可我手頭冇錢啊。

不對,我有。那些貨品不就是嗎?

既然官方這邊麻煩不頂用,或許可以直接花錢接觸那些刀客。

基本上查出動手者和幕後人,我就可以回黎國交代了。至於崎國之事,他們自己去解決吧。